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网集萃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诗阳: 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第一部分:第一首至第十五首)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莫雷



加入时间: 2006/03/15
文章: 36

文章时间: 2007-8-18 周六, 上午1:12    标题: 诗阳: 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第一部分:第一首至第十五首) 引用回复

   ◇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第一部分:第一首至第十五首)◇

     (一)传说的暗示

     你,无需诠释即将再次恍临的
     败北
     谁,驾驭曾经如也空空的肉躯
     一交手便率先错过你旷久的零点,据说所有忧愤的呼喊都
     在劫难逃,一尽咫尺间
     离曲几度的千年生机被谁
     委弃
     谁那时仿佛真实并在尚未世俗的寂地登仙

     你如何输掉每个夜长梦多的时辰
     你的脸色如何丢下自己,如何以过时的废墟伪造
     嗳昧的国家
     你如何借机将破胆的天才们撤回潘多拉盒子

     谁脱下赤裸裸的权力假借世纪的忧柔,你不幸的风度
     如何比月桂更早地侥幸死去
     谁在荻花深处错过你的形像,如是的希望已久
     如何
     期待充耳不闻的咒语

     谁我行我素在围城的摇篮里脱身
     孤如遗产
     谁在数千年前就已经学会早熟,惹事生非

     谁隔世的思想违背了谁尘封的禁令
     谁穿起人民的头颅
     一串冗长的骨链自孤寡的高处挽住谁更冗长的脖子
     谁在另一头,抽去
     孤子
     剩下的将如何一呼百应刹那间散尽,千年入土

     谁在短命成句的预言尽头
     孤身苟活
     谁在回光反照的窗外几步落空
     无人眷顾的佳境天各一方的病去,谁的脚印更蹉跎谁的
     时代


     (二)命题的浅说

     谁说这不是人寰的荒漠
     仿佛意义只是另一个干躁的感官口若悬河的可能
     什么都没有无法在质疑的后面
     无法以与说的痛苦
     相拟的高尚,留下一系列颇为卑劣的痕迹

     这个长年累月贞操丧尽的伟大时代
     还是
     披着以讹传讹的外衣
     千疮百孔往返于谁的空城

     空城唉,高悬着死去活来的桃色牢门
     一些人立即想起
     嫣红的容颜另一些人想起血的世纪
     大逃亡

     谁还在傲然与不逊的祖先互相诽谤
     谁还在与满颜污垢的人民柔肠寸断
     谁还在挑选
     一个
     风高月黑之时批量繁殖自己

     繁殖自己的子夜唉,谁脱下穿破的前鉴
     谁携带所谓前辈的芳邻
     褴褛出征

     谁鼠目寸光,矢志不移
     谁举起螳臂挡着欲悲无语的誓言

     谁反对与世界不约而同放弃独立
     谁与自己握手言和
     谁互为彼此最后一位叛徒


     (三)另一种沉默的代价

     责问你代代抄袭的许诺
     责问谁怎样濒临大相径庭的未来
     你的举止静谧如碑
     在先哲们伪造的现场沉默

     谁端坐边缘
     正好以一种风格预演殉难后的洗礼

     当你的审判词被提心吊胆地领略
     当你囚犯一样被绞索悬挂起抑扬顿错完成自己
     当你的一无所有失去
     重心
     当你两种不着天不着地的契机被颠倒

     也许你曾站起如一位黑客
     身首异处
     缓缓回视芸芸众生在逢场的片刻
     在不修门面的国土上重新
     想着如何作戏
     为自己的身体漆上各种颜色的血

     你早已不是唯一忍受的人如果你获得一次可能
     如果你被赋予慷慨的末日
     如果你依然苟活着并知道如何被迫洗净真相
     穿上
     莫须有的衣服
     责问如何让历史与流产的阴谋不期而遇
     责问如何让黄昏无视未遂的殉情


     (四)亡子们的翌日

     世界,压住心中的惊涛骇浪
     霭云簇拥着人类无数的亡子应运而来
     人类被可怜的美丽所掩饰
     谁还在乔装世界,偷换
     游戏的季节
     谁的寿命已不期而终,有如贪婪的丰雪兆年

     翌日,翌日为雾号而悲
     太阳凭借历史的玄学准时地期待自焚
     谁站在逼仄的灯塔上
     侥幸
     隔岸观火

     灵魂如何想象无处投宿如何舒开翅膀的希冀
     亡子们如何拥抱着衰老的思想恸哭如何
     入时地
     哭得更加衰老

     海,嘲弄这个无法终场的竞技
     亡子们突然失去记忆失去童年的拼板
     游戏规则不变
     人类与理想如何诡辩,如何跨回世纪互相
     逼杀
     国家与寸土间的穷追不舍
     桑田成血

     游戏规则不变
     亡子们已亡,举止正巧不变


     (五)谪放者

     辗转悱恻面对羞于见人的回忆
     携木枷出门
     将一板面孔刻进身世你尤如
     圣徒
     脸色发青

     谪放是学问可能的自我转移
     谁穿过无法的测度
     谁穿过停放玫瑰的灵柩
     谁穿过被阉割的感觉拼凑成形的肉体

     谁一瞥幻花盛开的过去与未来均不复在
     谁一瞥四海一家无边无涯的千邦体系
     谁一瞥异域间春情脉动的差异

     没有表情的一瞥是空撒热泪的病容
     呆如木鸡
     在木枷中谁把战争在和平中杀戮
     在木枷外生与死将谁的宿怨无休止地囚禁

     携一木枷撒一滴圣水,出世落地
     木枷
     难朽千年
     唯有谁还在解放昔日的自己:七窍流血


     (六)歌的瞬间

     平原的绿洲
     你的形态长在谁似是而非的景色之外
     稻草人让风识破
     遍野的偶像啊,古坟茔之花为谁绽放
     谁藏在那里孕育你的祖辈
     父亲寻找着谁的
     孩子
     你无路可行从正午被带回红榴花开的子夜
     你可怜的信仰与谁泪眼相看

     孩子走出沙器
     你舒伸城廓的手臂,风被你的目光消灭
     稻草人看见自己一次次精疲力竭
     看见老人进入篝火
     子夜,子夜狭路相逢,子夜依然
     跳着艳舞
     父亲们的楚歌四起

     地平线一次次轮回收割谁丢弃的爱情
     出征的孩子
     不归
     沙器装不回自己的谎言
     空旷是渴的表情
     谁走进镜子为生活的老脸化妆
     你在平原之遥缓缓汲取岁月谁还在子夜的绿洲继续失踪
     你的稻草人死于谁的往事


     (七)幽会

     谁在幽会时分迂回,那前尘所落之处
     疑问的声音哭谁的春梦
     你缭缭绕绕纠缠火的异性
     火摇身一变
     继而是水对火的临摹
     水与火的长度不可捉摸并被你手持,距离标出关于你的踪迹
     最津津有味的答案

     绿洲离青涩的生命尚有多远尚有
     多少种
     不同种类的成熟,可以长成静寂的危险
     谁还自遗在绿洲上以妄念为桨
     与时间的想像
     互伐
     你就此圈地为牢
     囚在一天比一天矮下去的运转里并向失落的深处退化

     水挤破谁的伤口,以谁的血涂抹内伤
     以看不见的速度
     谁与谁
     在你迷宫的布局里刀痕似地愈合

     铺开遗言,以一层层水
     为约
     谁的感觉被水导演,谁坠入水的悬涯

     历史,静止的幽会

     沉钟
     烟舟
     喷泉,凝固的化石

     误入困境前
     借用情人的眼光辨认最简单的一切


     (八)上帝的自白

     谁于漆黑的早晨漏网,谁单行于一条路
     谁将一片风景暴露
     谁犯下白日案
     在同一个地点侵入世袭的领地
     谁佐证谁的前科

     谁将风哭得遮天蔽日,挥泪如雨
     谁瀑下前卫的短发
     蒙住黑色
     视野
     谁砌起自己的空茔
     谁与谁忍受疼痛互相凿额取光

     谁把你早泄进这些个
     预言
     谁误入谁的审判谁与谁收买的结局
     谁回报
     谁难分难解的末日

     谁还执迷不悟
     谁公开地出售被剥夺的概念

     谁失去存在的实证并以弥留的方式失态
     谁需要多余的自白,来
     分享努力的空间


     (九)眼睛的对证

     以一只眼睛打探你的井底
     岁月生出水仙的根须
     隔着乐而不淫的两个世界那西苏思憔悴在自审的界面溺毙
     罪过罪过,谁鬼影幢幢谁认错同一个身份
     希腊美少年

     以另一只眼睛秘而不宣
     将幻想吊在井台上
     太阳怀抱一泓冰凉的雅兴
     落底
     欲望多么地平常,卑贱的天空还开着普普通通的
     昏暗之花

     睁一只眼吧,所谓的井底或海的水渊
     谁是你落难不死的龙子
     如果谁还要
     破骨折帆
     划破你诸如寡断的脸色等

     睁眼吧,谁的日规--戛然而止

     再睁开剩下的眼睛,看谁的千姿百态被分享被追求得更加
     奢侈
     谁还在哺乳期纠缠饥困感

     合掌,以没有气度的神色面对未彻之悟
     谁捕风捉影
     并还将自己杰出的表演忘在井底

     谁的两只眼睛居然可以对视:
      如果一只眼看你不过是花鸟的遗腹子
      如果另一只眼看你不过是虫鱼的胎记


     (十)人间。人间一群故事在流传

     一群故事流传在人间凶兆吉兆的时刻尚恨不及
     万劫不复又添进你的罪孽
     被审去千年
     歌颂罪孽这周而复始蛊惑人心的可恶习俗

     谁滞留人间,又被谁的细节
     肢解
     并写着一群故事脱下历史的外衣落荒而逃
     那些个写故事的人被押进
     千万座精美古城
     只有故事的象形体还跳着美伦美奂的赤身舞
     自上而下
     自左向右
     自右向左
     历史的圣徒将自己踩在骗子的脚下洒脱地打出同一方向的哑语

     事态严重谁还在咬着情节的
     线索,头尾相衔
     一群故事拉拉扯扯东奔西突
     那些被连累的意念躲在舌下增生

     谁把谁反复隐藏,听凭整个世界出现被故事典卖的的可能性
     讴歌啊,叩山为钟
     扣海为鼓
     一群孤守的故事相守啊被谁的预知
     打断,被挣脱被遣返


     (十一)箭,阿芙罗荻特

     自由在谁的背后扬起堵堵红色靶墙
     谁察觉到四面埋伏的
     阴谋,是的是阴谋是不朽是不朽的阴谋
     眼见自己将被出卖给流进嗓子的血出卖给哭得沙哑的自由
     那微不足道的
     一部份
     被一层展开情与爱的口拙所知感
     被一种遥远的语言所胁

     你拟成人屈膝的姿势
     在文明的地带跌入景深,或被悬在比文明更高明的海上
     如同
     进化中的蓝色球体
     巨大的被占有,自抱的徵兆,由心向外的闷热与挣扎

     女神没有显现存在的权力

     尔后在你的过程之外,爱接受错误的征服
     向被爱的实体转化
     并被孽生的形状层层所封

     与此同时,谁作为对像在本体与女神间
     越过欲望的维度
     球面,你双重的繁华世界
     此时相通
     由外向内无限趋小地孵下去,脱胎换骨

     谁说啊,那女神刚才被生机勃勃的想像脱去衣裳
     向你的肉眼呼出一口
     历史性的知觉

     进入死循环的美丽
     闷热已久
     那么谁还在这温室效应之外拉紧悬念之弓

     被狭小的空间狩猎,生存之
     苦闷,砸开古瓶
     痛以创伤的构造占据与爱无关的范围
     美正在寻觅整体,一个被盗换了名字的古老民族
     同时被诗外的细颈穿过


     (十二)脚下,开始预谋

     开始预谋泛滥的结局
     失去完整的起点
     首先,让现实摆脱平凡的夜晚摆脱人生的鞋底

     那么,再以谁自窘的疑问为动力
     驱赶匆忙的一切
     进入被拥有或者丧失美好的失败,在最必然的方位
     进入假象丛生的迷宫
     谁以你的脚为时间的概念,并沿其孤独的轴
     在任意的对面走失

     不可能?
     呵,走罢
     谁的体内又多生出几根白骨
     你未曾先行
     不可能就是说一切的可能踩在脚下,谁赤足的谎言已为你鸣道
     正当你蜕去过期的寓意在今天日子里
     又
     无法自拔

     走罢
     以走的预谋来继续,想必是了
     一个陈旧问题
     被谁带走更奇怪的迷底


     (十三)忘却,被反复涂改的歌

     被优雅地禁止
     曾被举为思想的东西竟让谁打着主意,此刻
     无调性的歌被贬成
     旋律的圈套
     自无可奈何的天堂里堕落

     例如,咳破的冬天被舞弊的语言威胁
     谁的喉咙因此被
     删节
     还有雪是唯一啼出血的休止符

     例如,发情的春天被忘却填错词汇
     谁的声音因此变质
     忘却,忘却后你的歌声会象花粉一样
     让人在浮肿的季节后想到吃力

     例如,谨小慎微的千年朝野突然被送进
     流亡的阴影
     被送进令人惊慌的休止符
     而歌
     成为忠实沧桑的立体图案

     忘吧,尽管忘却是不彻底的大幅跳转
     如同历史突然合上
     谱章
     如同序曲停止后,时间再也不必腐烂
     一种更可怕的等待之前

     忘吧,享受沉默的海
     谁的思想在不调和的音程外重挑旧帆搁浅
     出现歌的黄昏
     出现男腔女调的长廊
     出现没有人和的音响与淹没民间的海市蜃楼


     (十四)一束断流

     谁突然收回怀想
     肢体长出无法更纤细的躯体
     并被现实的同类
     重现
     或被空间粗鲁地折断

     谁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环节
     还在你的语言之外绕着不大不小的圈子
     一束倒吸进胸腔的形像
     一帙帙理想的篇章在空气中盲目地呼救

     一束断流的反差,谁并没有
     注意到
     历史出现提前量
     人与人类与你的将来与谁的过去不断地吞吐补替

     谁的骗术在断流中失传,谁没有注意到
     谁脱颖而出
     谁一失手就接受帙帙平庸的消息

     谁的呼喊停止,谁在窒息的思路中
     一泄千里
     谁在听,说,一个打断的手势就使迫不及待的理想与之
     停止玲珑的对话


     (十五)标本

     谁在太阳下抢先死去
     与风化的化石争夺历史孤独的面容
     东方的一角墓地
     在日落西山前就已被谁小心
     窃为己有

     谁的良心囤积了或死过了千年
     然后无休止地
     举行
     复活的仪式,这一切仿佛已经是欺世的借口
     流着血
     而过去的血听说还是被今天提前浪费掉了

     生活有自身的格律
     有如你与你前世自欺的异化

     异化,然后以变态的同性方式
     被鉴定
     被归纳进泛爱情的泛定义
     阳光成石

     大地破釜成舟
     再不断被死了自己的情人“理解地”来回抛弃

     以考古的学说测定无人认领年代
     时代的深度
     异化的标本
     不断进化的灾难性法规
     以后你倒流成灾的故事便是化石缓慢孳生的过程
     在地下
     面对另一些也是身份不明的陈设

    (1998年10月2日于俄勒冈远郊)[未完待续]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网集萃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