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网集萃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诗阳: 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第二部分:第十六首至第三十首)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莫雷



加入时间: 2006/03/15
文章: 36

文章时间: 2007-8-18 周六, 上午1:13    标题: 诗阳: 世纪之末,关于同路的纪行(第二部分:第十六首至第三十首) 引用回复

     (十六)出创世记

     谁取走地球取走房子取走空洞的真情
     在人间发现自己的产期杳无音讯
     谁坐在巴比伦河边
     一想起锡安就
     在苦难的水里哭得伤心

     于是以同样善良的哀伤
     在宗教中获得另一个母体的化身
     被乞求
     以神的诞生刺激感官外的反省
     以类似的哀伤
     以肉体灭绝先辈的战争
     以战争交配敌对的民族

     于是谁怀抱着房子流浪无家可归
     谁与谁
     在真相明了之后亲兄弟般地
     热爱仇恨

     象是每一个人在大地的子宫里出土
     在巴比伦河的童年边
     坐下,一层层掩埋动人的哭泣

     抱着你伤心的房子
     那位又看见别人丈夫的妻子,在静默的
     锡安
     在无意的巴比伦河边
     被上帝铸成的盐柱,干涸的一拉长滴哭泣


     (十七)眼看无数个极地

     谁在独眼审视,时代算什么被黑暗涂改的重影
     只不过
     以年而屈指,你的思想正在被此时一次性
     读秒,你只是向
     同一时间告别
     亿万次,无数个被文明的光茫划定瞬息的范畴

     谁对多元的公理失去耐心
     谁向自我弯曲的悖论一再让步

     谁擅用双眸的巫术

     将开始过时的奴隶在另一个时代重新复活启用
     所有的人认领角色
     领袖兮,使往日的君王隶主也蒙辱无比
     人啊,总是高明让领袖们病入膏肓

     谁抢救瞎掉的木乃伊

     这个玉碎的世界,无数个
     极地,无数个性别痛苦的衍生
     被无限
     划分下去,或各自向两性的社会边缘演绎般出击

     只有地球还在极地之间作为
     暂时的整体
     亲爱的独眼时光,某一位领袖,亲爱的核心,单性克隆


     (十八)跬步

     谁的考证止于旷野古色古香的战场
     音讯全无的对手
     弹尽粮绝
     带走度假后洗劫一空的死城

     被命运之神所支配
     鬼作人
     抒情的呻吟与被肉体挤出的魂灵互相向对方的想象超度
     此刻
     世界以多立方的梯度括大
     淋着雨
     你作为逝者迁徙
     并以谁的推断恪守历史的
     小气候

     相对于谁不可言寓的部位,你的跨度
     仅如跬步举
     多年被遗传的交配原则与免疫功能的障碍

     人与鬼互为基因的转化
     命运之种还深埋在谁退化的胚盘里

     英雄叛徒相辅的雕像
     妥协叛逆相隔的风景

     举跬步,死城的街道
     季风哮喘的旦夕,谁不幸怀下孽种
     压得更低的嗓门更低的雷鸣
     一转弯
     呕吐的孕症带着风鸣迎面而来


     (十九)主题的变奏

     一生来去匆匆
     谁将未确定的运作当作错题的答案
     某种不存在的约定
     因为即兴的指挥棒也
     忿不平
     岁月便吃下绝对的黑暗发出响亮的喊叫

     并脱离你变化的主体赞美,以纯粹的方式
     发出悦耳的七和谐

     音乐被无辜的听觉
     拯救
     一个指挥家心不在焉的手势
     一个不很具体的
     关于你的
     第四章的……结尾
     一个被黄金分割破坏的比美
     在此刻暴露出将被纯粹所摧毁的主题意象

     而你穿着渐弱的衣裳隐去
     就像
     每一天都不足以被怀疑为心跳加快的音程
     为谁的节奏
     又被谁在另一批呼之欲出的喉音取代


     (二十)文字的反证

     令人恐惧的瞳孔
     最美的
     内心,渐次扩散的圈套

     谁与你共同为别人的景象
     奔忙
     据说景象的价值在每个人的手上传递而去
     或与硬币混在一起找回
     眼睛与嘴唇
     一如继往,同时抢读
     情诗一般的假设如何快乐,被提价贩卖,被收留

     名著被某些纠集的女人男人体会
     读的是词汇
     消化的是属于发酵后多余的滋味

     谁是妙不可言的你
     痴想如病
     一页页自我陶醉的内容,分文不值的祖传秘方

     视觉被印刷被精美地
     压缩装订
     理解变作受孕期里禁止吞咽的嘴

     嘴是免费的借口
     你是禁区里长大的孩子或文字


     (二十一)被拒绝的片断

     被拒绝,被铁色的专制,被死去多次的祖国
     祖国
     你的面具后是形状是古老的征服
     古老得可以抵御谁整整一个时代的
     妄想综合症
     高悬的
     是乐极生悲的老脸,残阳如血,无限黄昏
     亿万张幅繁荣破败的哭笑

     也许在此之外你象文明的某个片断,更象
     撕毁片断的导演
     一看见自己赤裸的镜头
     就流下手里的老泪,抚摸出一场痛不欲生的
     雨
     越淋越大的悲剧
     一场眼泪,以欲火弑身的主题
     光天化日之下
     你依然梦见谁抱着处女踏浪涌来
     人类尾随鲨鱼而来
     你自祖国张大的伤口
     纷涌而来,你是今天短暂的未亡人
     而祖国的手正在银幕后斑驳地老去,你仿佛
     不堪
     忍受以千年不变而老去的画外败笔

     祖国你从未看见你曾有过单一的姓氏
     你被现代文明的襁褓所囚
     你的处身已被秋后
     过继
     人类越来越多为水下的收割纷涌而来
     谁的老脸被雨痕划破
     在面具的边缘
     流着比悲剧还贪婪的眼泪


     (二十二)一代同类

     不可避免的冲突
     世界的长老目光空洞神态苍白,活着向
     未来者谢罪
     以是非颠倒的要求
     写满你与黑暗无数次关于尘土的谈吐
     然后被一张纸找到

     同时谁发出切齿的变调:
     “将浪费的伦理干脆一次性回收!”

     这个向来以垃圾投筑岁月的世界
     从此在
     谁比泥土还顽固的脑壳上
     整整高出一头来

     自上而下,长老空寂的垂念
     未来者来临
     一代代奇形怪状的人匆忙尾随
     象形的碎片
     由里及表,鼠类向人类咀嚼的文字学习
     在纸的维度进化
     以与人类彼此相投的腥味

     谁还在茕茕徘徊于不可救药的王朝
     于垃圾场外发情
     梦遗
     淌着鼠类的
     热汗,使你还来不及出卖同类


     (二十三)民族虚拟式

     所有的过去变作过去的假设
     谁的梦想忠诚地
     流动着
     在为你营造的骨骼里在你已诞生的肉体之外
     与你互为孪生的形体减灭

     你听着,因此你听不见另一个你的群体发出的呼喊

     谁是你的异国同宗
     你还在否认谁已过时的虚妄

     谁让理性的指向越过绝对的民族精神
     越过
     大众所容忍的危险界限

     所有的假设
     不幸
     向渴望仇恨的深度积累
     假设的仇恨,民族,比情人还
     不共戴天

     而谁还在涂改种族的概念
     竟也需要伪俗的文字
     口号与翻译的
     短哲
     以最道貌岸然的方式宣泄贴着民族标签的俗论


     (二十四)借谈星孕

     被许多视野所讥诮的忍受
     缓缓成熟
     象地球一样坚持不再长大的同质果实
     被谁推向与宇宙相依的
     子宫
     星辰的种子在痛苦的细胞缝里分裂
     谁未出生前就返祖
     用泛洪的尾巴穿破水孕的胎衣

     谁找不到你另一位杂居的父母同体
     坐饮双子的眼泪
     你看见心,并因看见别人的心而
     受伤
     十次月蚀,哭破羊水
     让几度醒来的摩羯之神回光返照

     平稳的阵痛,在西方洗出五彩缤纷的血迹
     谁在分娩前看破眼壁
     举日月为目
     而你土生土长的属相正远奔进外星的东坊


     (二十五)你是一类人鸟与小丑

     引入最新的魔法体系
     比如,将某个岛屿拟作你可靠的分足点
     将沙滩改造为父身的血
     将远方当做向母亲的初声呼唤
     你呱呱坠落
     象一只善良的小丑
     再回到原点被谁环绕,在岛的另一面尚有一大群
     人鸟向着更远的分足点眺望
     另外

     一群展开翩翩欲飞的世界
     挨着你落帆的营地
     生命在水面以漂的阵列聚散
     迂回于世态的冷暖,谁披上湿涩的心情呼喊着自由的信仰
     巨大地活着
     当年守卫阴阳体系的司仪失踪
     谁的感情与岸杂交,在空中
     在海平面下
     椰子般被祭祀的一颗
     果实头颅

     父亲的血液绕过伦理的存在
     棕榈换走母亲的躯体
     你变回顽固的外表,你的形体如散花片一般飞逝
     天与地被分离,以造就人的
     再生
     与热爱存在的人类,热爱人鸟的
     你,呼喊的尽头
     祭祀善良的小丑放下独翅


     (二十六)对末日的抵抗

     谁与你未及谋面就丢弃流亡
     回到死亡--修炼生命之不可分的部份
     灭绝的理想拭出血痕
     在月光高高筑起的断头台上
     在挽歌里你举起
     疼痛的第十指
     拍倒光明的墙你向四面的晦暗转移,你乔装的声音
     引领着
     人们遗留下的头颅

     你的面孔发白,在头颅的森林上空
     喘息
     你瞪大通红的回忆,忍无可忍
     饥饿感咬破你心腹的残局与你流出的妄想,在你自作茧的体外
     圆合
     你此刻力搬意识的冥河,你端坐在谁发硬的石尖上
     企图漂流
     你惊动黄土地上一束束逼真的图腾,你眼含无语
     葬花,并怀念一群人
     或者说与名字的构思有关的人

     你是谁最亲近的一名受害者
     你为何还犹豫,设想你回首抓起更不幸的
     第二个第三个头颅
     准备抵抗一场闻风而动的屠杀


     (二十七)罂粟下的六月孩子

     你曾经的孩子们都死了
     还在哭
     他们在天堂的井台上掘开地狱的另一个入口
     灵魂落水
     谁在鬼魅之泊地将你的阴魂
     冒名顶替
     一只大手擎着你父亲之灵
     另一只大手正在那里玩弄着母亲与人民,玩弄着流水

     另一些孩子们至少在人民的关怀下进入淡花季
     孩子们留给后代的玩具断肢遍地
     天真善变的罂粟
     之颜,你所熟思的春天
     在走满野性的田地将谁鲜艳的花圈举过头顶
     谁是种下的石头
     谁是有始无终的后代
     为了你在逃荒的土地上出生

     刽子手与英雄同时高擎起流血的断臂
     以未来为由
     将代表另一类人民的罪恶之塔处死
     当出世的婴孩
     悄然溺毙
     被谁萍水相逢的继母们

     罂粟为开败而来
     人民的呻吟在童谣的歌声里回荡
     零乱的春天让一片难产的风
     吹来吹去

     愤怒,愤怒在子宫里就
     被阉割
     愤怒依然一如继往呼唤每一个孩子的遗春

     自己前辈的孽种或是
     刽子手敬爱的母亲


     (二十八)之后,真理在边缘地段

     你将你雪崩的经历埋葬,你在寒冷中
     僵硬成人格的概念
     你因世界过于光明而闭上冬眠的肉眼
     你认出了错断的山,你的脖子曾经依然去想念谁更沉重的冰山

     于重新醒来时你已很久未见任何一个时辰
     你跌进世人的真理旷野成为
     雪盲之人
     你携带周身的热血你忍受你的
     摔倒的幸存

     谁在你停滞的地段弃鞍一个手势,便立马
     向你抛下哲理的
     套索
     距离可见时不可见
     谁以乞讨的魂灵纠缠你而你此刻绕过寒冷的蛇圈
     那么谁是洞视的伴侣
     且
     深不见底。

     眼睛在雪地里决定提前失明,流下你的眼
     泪,河水在真理里悲壮
     谁看不见的身体在两岸分别并行
     一片歌声
     飘出为水而立的边缘
     动山川
     泣鬼神:
     被希望的黑暗
     与被黑暗寄托的光明


     (二十九)文明逃亡者

     自远方滚滚而来又滚滚而去,谁的
     马队驶过你劫难的洪水
     你向相反方向逃遁寻求野生的幸福,一个企图的里程碑上
     分明写着:
     “同一个历史关于可能不同的命运”

     谁巨大的村庄被水下的果园所困
     黄昏的巨鼓在水面浸泡
     退化的种子

     马队的脚印指向你云里的土地,逃亡者逃向逃亡
     被波涛掏空的路
     訇然扑倒的脚印踩出谷底的前胸

     谁的悲怆啜饮击落泪珠的洪水
     倒下的历史
     堵住哪一种斯文扫地的哭音

     劫难后升天的老人--落地的孩子
     谁席卷你变小的村庄,在弃置的马蹄下浪滚而来


     (三十)有关失败的光芒

     谁因你的悼思而怀念人类的诞生
     以你为节日的牢房
     投出
     你火烧的灵魂笼罩于光芒的来临
     就象是你在奇妙的花香里萌芽
     你断定你的庸才将与春天互为慰籍并与叶子一并枯落
     光芒赶在前面
     黑色的大地被酿
     饮下的格言把你逼出后嗣的身体
     谁还藏在光芒深处醺然迫向你伟大的失败

     失败,无数次的失败预支你的岁月
     你的纪元被光芒所窃,从未卜先知的某次胜利
     走向失败的连贯
     你在大地的黑暗中期待受创,你埋下父亲母亲启封的种子
     你附体于谁的孩子的光芒

     谁将退路开辟,与此同时举着自恐的大火
     与你相依为命
     让空寂无人的世界泯灭自己
     你与光芒对峙你在前沿从此提醒孩子活到谁最初的尽头

    (1998年10月2日于俄勒冈远郊)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网集萃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