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天地间的诗人槟郎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543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19-6-27 周四, 上午7:34    标题: 天地间的诗人槟郎 引用回复

天地间的诗人槟郎

17汉师 万欣悦

本学期由于机缘巧合选修了槟郎老师的“旅游文学”。一学期的课堂交流,让我们慢慢地了解了诗人槟郎,他有着浓郁的文人气质。他总是把老家巢湖挂在嘴边,可是他却带着故乡的灵魂来到南京,选择了教师的职业,将他的文人般浪漫细腻的情怀传递给一届又一届的学子。于我们,他是一位好老师;于他的妻子,他是有着一颗痴心的丈夫;于他的读者,他是诗人槟郎先生。

走进他的诗歌,就是走进了他的精神世界。从诗歌中感受他的人格魅力,透过诗歌看他所看,想他所想,听他所听,他的每一丝诗意都能在诗歌中有所感受。

“桃叶渡的传奇,我们的恋爱做续篇”,是他在《执手桃叶渡》中的绝美两句。王献之与桃叶千古留芳的桃叶渡是槟郎老师心头最温暖的地方,在这里他与妻子相遇,相恋,相知。这里是他们的定情之地。满腔爱意化为诗句,书写了这一对有情人爱情的华章,朴实凝炼的字句,却直击人心。读到这里,我骤然对这样相濡以沫的爱情心生向往,大概最好的爱情便是如此模样。而在另一首《让我们一起变老》中,他也表达了自己的心声,让我们对爱情充满向往。“十年前的秦淮河畔,河水映现相恋的身影。长发披肩娇柔美丽,散发着无暇的甜美与纯真。跟着我走向秦淮人家,你接受了一个乡巴佬的憧憬。在位于安德门的简陋租屋,你给了我异乡的安乐窝。浮华的都市我有何求,只要你不嫌弃我贫穷”。他以直白的自述表达内心最炽热的情感,这样纯真无暇的爱情十分令我动容,在槟郎的眼里,妻子美丽温柔,无论富贵贫穷都与他相守。这样的一对璧人,在最好的年华相遇,相知相爱相许,携手走过风雨,谱出一段动人的秦淮恋曲。

诗人的浪漫情怀体现在槟郎的许多诗歌中,农民出身的槟郎对着土地有着特殊的感情,对自然的馈赠怀以感恩的赞歌。他在《故乡的野菊花》中写道:“深秋的乡野到处都是野菊花。中心褐黄如日的圆盘,周圈的长舌花瓣,白色或金黄色,正如它的两种光线。你便知晓了,为什么他们能傲霜,如葵花与太阳有关联。那是生命的能量,勃发在寒秋,点缀收割后的原野。”槟郎在这首诗中将本在一个凄清寒冷深秋开放的野菊,运用颜色的描写,与生命之能量相关联,感受到一朵小野菊强大到可以征服整片荒芜土地的力量。加之融入繁花的对比,这种生命力的无限强大之余发现野菊的傲霜,怀着无私博大的心境,将生命光彩在寒秋,在收割后的原野绽放。

油菜花是槟郎老师对于家乡一种记忆,年少无忧无虑尚在家乡时,田野间的油菜花开的绚烂,这是农民丰收的希望。在油菜花地里有辛苦劳作的母亲,出诊归来的父亲,放学归来的“我”,以及“我”的兄弟妹。一家人在这片祖传的油菜花地上大团圆。还有邻家小妹与“我”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故乡的油菜花》中还有:“在无际乡野陶醉我的,锦缎一般铺开的油菜花,走来早已过世的父母,走来远嫁圩村的邻家小妹。乡村的 花,故乡的花,你能给游子以安慰。”

油菜花也许成为了槟郎老师情感寄托的对象。每当看到油菜花,便会想起父母与邻家小妹。仿佛父母就在眼前的油菜花地里劳作,未曾逝去。仿佛邻家小妹还在与自己去田野打秧草,淘气地追着蝴蝶和蜜蜂玩。但是童年的时光已然不在,这些都只是因油菜花带来的给自己的心理安慰。

《故乡被拆迁》中,“我还没回去,故乡已经彻底变了。还是我的故乡吗?与记忆已经全然陌生。我已经老了,我的记忆也会死去。”对于故乡被拆迁这件事,槟郎老师发出了沉重的感叹。原本漂泊他乡的游子还有家可回,就算现实中不如意,还可以回归故乡寻找安慰,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故乡已经变了,变得越来越城市化。很多承载着槟郎老师儿时记忆的环境都不复存在了。家乡虽然还在,但却也不是那个熟悉的拥有许多回忆的家乡了,物是人非啊。故乡的发展虽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寄托了他所有回忆与情感的油菜花田也不复存在了。逝去的父亲与母亲、儿时的玩伴,真的只能是存在于回忆里的了,而回忆也不可靠,因为它终究会随着人的死亡而死亡。只有借诗歌抒情,在诗歌中成为那个当初的自己。

故乡之外,槟郎也非常热爱他的第二故乡南京。

在《冬天的校园》中他这样写道:“又是一年的冬季,人生的再一个轮回。解溪河堤上的杨树林,校园东界的风景,看到了你的一岁一枯荣,我便感到渐老的悲伤。楼下近处的樱树林,光秃秃的凋残枝干,还在梦想春天的花海吗?光皮紫薇的新枝也枯萎;木芙蓉的杈枝将剪去,剩老根缩在土里躲寒气。那最著名的栾树路,教学楼与南食堂的必经,茂密的绿叶和红皮的果实,早已凋落得无影无踪。还有春华秋实的紫叶海棠,明年在采摘硕果的芳香。在这深冬的校园里,天阴沉沉的特别萧索。但我也看到桂树是绿的,黄杨海桐的篱栏是绿的,冬青女贞的樟树是绿的,而低矮的茶花灿烂的绽放。下课铃打断我的思绪,校园又充满青春的气息。我拿起讲义准备去教室,那讲台有我人生的意义。我感到冬里面有春了,多感的悲哀便突然消失。”

一年一年,冬去春来,周而复始,槟郎在诗的初始便感叹人在一年年地老去,随后运用大量场景描写了万物在冬天的沉寂。樱树林光秃秃的凋残枝干,紫薇、木芙蓉、紫叶海棠都在冬天“死气沉沉”,如同逝去的芳华。但随后,诗的感情开始反转,出现多种绿色,桂树、黄杨海桐、冬青女贞、樟树还有绽放的茶花,都在焕发着生命力。更重要的是朝气蓬勃的莘莘学子,校园里因为有了他们才充满青春的气息,他们的出现,打破了冬日的单调与沉寂,也使槟郎心中的悲哀消失。人生的道路何尝不是如此,只要你跟着梦想走下去,熬过了冰天雪地的寒冬,迎接你的便会是阳光明媚的春天,不放弃不抛弃,冬天都到了,春天也不会远。

记得槟郎老师和我们提到过江宁的爱情隧道,闲暇之余我也与好友去走了一遍,那是一个夏日午后,阳光毒的很,可一走进爱情隧道,就有一股清爽的风吹了过来,此时,夏日的炎热顿时消散不复返,隧道上有不少和我们一样慕名而来的游客,不少是情侣,也有不少摄影爱好者扛着相机走在隧道上寻找最适合拍照的角度。不知为何,这时我想到了槟郎老师的诗歌《南京爱情隧道》和《爱情隧道传奇》,绝美又纯真的情感,就像这隧道两侧枝繁叶茂的树,从种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会被岁月雕琢成最美好的模样。

作为老师,槟郎了解学生、教学有方法,是一个贴心的老师。为了提高听课效率,槟郎总是会在与学生一同欣赏完旅游诗文后,与大家进行互动。但是槟郎和其他老师又不一样。槟郎提问只是想增加互动性,如果你答不出来也没关系,槟郎也会提示你,他就是这么的循循善诱。所以在槟郎的课上,显得别样的轻松。比起其他老师,我更欣赏槟郎这样亲切能够体贴学生的老师。

槟郎曾经做过狱警,曾经想过自杀,曾经出家未遂。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会惊讶,这么一个淡泊名利、像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的槟郎,竟然有这么戏剧化的经历。如果不是槟郎的《重游栖霞寺》,我不会相信一个整天笑对人生的人竟然会有过出家的念头。但是转念一想,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同时我庆幸,槟郎活了下来,并且坚持自己的理想——成为一名大学教授,所以我才有幸成为槟郎老师的学生。槟郎在诗歌中讲他的经历,也是以过来人的经验希望我们能够少走一点弯路,遵从内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所以我们常常在感慨,做槟郎的孩子一定很幸福,有这么一个开明的父亲。

我们沉醉于槟郎柔软而又炽热的情怀,读槟郎的诗,你会被他带入那个遗世独立的境界,与槟郎一起体验超凡脱俗的精神世界。槟郎写诗不为名与利,只为抒发他的满腔抱负与热血,试问在这纷乱的尘世中,能有几人如槟郎这般不忘初心,一直保持着一个文人应有的品质?

这就是槟郎老师,一位隐没在大学校园的旅游诗人,天地间的大诗人。

2019-6-16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