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乡愁与慨叹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槟郎



加入时间: 2007/11/06
文章: 545
来自: 南京

文章时间: 2019-6-30 周日, 上午4:39    标题: 乡愁与慨叹 引用回复

乡愁 与慨叹

——感诗人槟郎诗歌中的乡土情怀和精神世界

17汉师 王旻玥

著名学者叶朗先生曾说:“旅游,从本质上说,就是一种审美活动。离开了审美,还谈什么旅游?”在本学期的选修课程中,我有幸选到了槟郎老师的课,也因此,走进了槟郎诗歌中创造的美的世界。

随着时代的发展,旅行变得越来越容易,从前能出国就很了不起,现在每天都有人说走就走环游世界。然而,槟郎的作品最让我触动。因为旅游文学,比得不是谁去得早、谁去过的地方多。比的是文笔、阅历,说到底,比的是人生。在这个抄袭频出,流量爆炸的快餐时代,槟郎还能坚持原创,实属不易。读了很多槟郎的作品,我觉得他对家乡巢湖的爱是日久弥新,难以忘怀的。

《地头的身影》是作者与家乡久别重逢后所作。 “佝偻着腰身,戴着宽边圆形草帽“,是母亲辛勤劳作时的身影,见到一方热土,就想起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亲人,也仿佛重新遇见了儿时“放牛放鹅干农活”的自己。

写故乡,也是写自己的人生阅历。《故乡的水稻》中这样说:“乡亲们的标准形象,面朝黑土背朝天。伺候再伺候主人,一种叫水稻的植物”。槟郎也曾是乡亲们的一员,他半工半农,服侍过水稻的一生。在考上大学之前,从未离开过水稻,甚至发出了“工作与水稻无关,未尝不是遗憾”的感叹。而今的故乡虽然已经迈入城市化,“我仍在吃稻米饭”,也算是了自己返璞归真的愿望吧!与之相似的,槟郎还在《曾经的世界》中写道:“乡村文明只剩记忆”。是呀,随着物质文明的丰富,我们的后代还有多少人能够侍候水稻? 有多少人能见到养猪的茅草屋呢?

恋乡、念乡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家乡不仅有家,还有家乡的亲人和儿时、少年时的玩伴,不管在哪里,家乡来的人都是最为亲切的。甚至《村口的老槐树》中的老槐树都让槟郎念念不忘,以至于刚进村口就要抱抱老朋友,“它的心跳也如敲鼓”。我想,老槐树是能感受到槟郎跳动的心灵和纯粹的灵魂的吧!

槟郎总是喜欢寻访古迹。大概,每一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都需要一些历史事件才能得以丰富,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古迹,陈年的石头和木块也才能深深的感染着一代又一代的炎黄子孙。而文人的作用,也就是把古迹封存久远的文化内涵与人类精神感悟出来。因此,文人也是丰富历史古迹的内涵的要素。没有了历史事件与人物,人们对于无论有着任何意义的景观都只会有:“自然的力量多大啊!”或者“古人的智慧与技术多高啊!”之类单纯的赞叹,而永远也不会有更层次的感慨。旅游的更高层次,就是要领悟我们祖先的精神,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数千年来的传统精神。我们去某一个地方参观旅游,都总会不自觉地回想那里的一切,主人是谁,修建的目的,发生过的历史事件,何许人也曾经到过这里等等。这样,就在这一瞬间,把人、历史、自然浑沌地交融在一起,历史的沧桑感与人生的沧桑感便笼罩在每一位参观者的全身,历史古迹所蕴藏着的精神与文化也就能哗的一声奔泻而出,使每一位参观者都好像亲身经历过一定的历史事件,无端地感动,无端地喟叹。

人生无非是漫长历史的一个缩影。历史从古代走到今天,还要继续走下去。历史的足迹却成了槟郎一生的执著追求。历史的魅力便在于它的足迹总是隐藏在山水之间,难于寻找。所以没有博大的历史情怀,深厚的文化内涵的人是永远不会找到这些无价之宝的。而槟郎就是这样的文化探寻者,寻宝人。

古语道:“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知天命。” 槟郎在知天命之年有了太多太多的哲理思考和人生慨叹。 槟郎以他独特的写作魅力吸引着读者,那是一种苦涩的回忆,焦灼后的会心,冥思后的放松,苍老后的年轻。他的人生是富有弹性的,他总是秉持着少年的激情,享受着老年的清闲,度过他充实的中年时光,所以槟郎无论何时都是个混合体。因此,他的诗,也永远夹杂着不同感觉的口气。

《开花的石头》一诗中的哲理意味丰富。初见题目,我好奇万分,石头怎么能开花呢?转念一想,其实,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都难免有点胡思乱想,发点痴呆。渴望“石头开花”,实际并非渴望大自然中有什么奇迹发生,而是渴望自己的人生路上有某种期盼出现。而我们谁会一点这种念头也没有呢!再回过头仔细读来,才知这是槟郎对生命的探悟:“人啊,坚强又脆弱,就像开花的石头。”

除此之外,槟郎的诗歌还蕴含着丰富的宗教色彩。佛顶宫是安放和供奉佛顶舍利的地方,槟郎在他的诗《参观佛顶宫》中如是说:“耶稣和默罕默德快速来抢救,我喊着本家祖先李聃:老君救命!他却被高耸入云的佛顶塔挂住,八卦扇与我一起被吸入六道轮回。” 他在《那夜天使找我》一些诗里说,他是老天爷派来世间受苦的,等饱尝了世间的苦难并用诗歌记录好这一切后,最后向上天汇报,便回到天国享有荣耀的位置;他与释迦牟尼、耶稣、穆罕默德是同一路人,位于神的使者的行列。他极热爱生活,却又经常显得愤世嫉俗。起初我很是不理解,后来我却懂了,他只不过是一个真正的文人而已。他会执意去寻找内心认定的真理,而我们大多数人都选择的是妥协与让步。

槟郎使我对读书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我们读书人读书不能只为自己,要为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奉献自己的微薄之力,这样读书人才是读书人。《家国随想》是一篇文字简短而语言凝练的诗歌,由家到国的统一,写到了家国之间的矛盾,直接指出官家欺侮百姓,权贵绑架国家的社会事实。这是一个诗人的悲悯和愤怒,不得不说这是槟郎在为人民发声了!又如:“我的灵魂已经衰老,哪里可以埋葬我的地方?”(《死在这片国土上》)。看到最后这一句,我鼻子一酸,内心好像被什么触痛了一下。槟郎远离家乡,为了自己的事业、家庭、梦想不断奋斗着,他是我敬重的老师,也是我敬重的文人。

《你的坛与他无关》中写道:“他有他的坛,暗淡无际的大众,没有光环的各色人等”,他只在网络自由写作,为劳苦大众,芸芸众生。市侩争名逐利,他冷眼旁观,不屑一顾;他在自己的一方净土安然生存。我想,庸俗的腐朽的阶级是没有境界去欣赏槟郎的诗的,他们不能体会到他的哀愁,他的无奈,他的彷徨。而终有一天槟郎的诗歌也能成为历史书写下的灿烂篇章。

是所谓为文者,常怀思古之幽情,睹物伤神,以血书释道也。抽一枝柳条,折一只桃枝。品一杯清茶,看一首好诗。走进槟郎,走进那斩不断的乡愁,走进那道不尽的慨叹。

2019-6-17
_________________
真人生、真性情、真文学!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