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霍乱时期的爱情(2020年1月诗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龙羽生



加入时间: 2007/05/13
文章: 323

文章时间: 2020-2-04 周二, 上午11:23    标题: @霍乱时期的爱情(2020年1月诗抄) 引用回复

动车的吞吞吐吐惊骇了我的胃口

搬运得够多的了
这些年
松鼠在冬至前忙于储蓄
作为素食主义者白头翁寻觅
甘泉与水果两便的季节
我不介意把皮鞋穿成草鞋的模样,倾向
唱歌的时候兼顾果腹

任性饱受压抑
兽性趋向自觉

为了一口辣糊汤,塑料饭盒的残羹冷炙
上蹿下跳
热锅台面的积极分子
一只不避烧烤有烦恼没思想的蚂蚁

冒着生命危险只为
搬运,当下的生活

2020年1月1日;常州至合肥的动车上



监控室的小伙子问我为啥摆出一副驴脸

乡下老表进城来找我
为国宾待遇倍感振奋
“咋如此隆重,亲自迎接!”

先是门房将其逮住一番盘问
然后打电话确认,令我着急慌忙
从楼上蹿下来拿磁卡为他开门

从前我们在乡下,三百多户人家
没一户门上挂锁,最多拿一根筷子插在门环上
村里人讲究夜不闭户才算正经

如今,进门出门得打卡刷脸
老表却对我竖大拇指,他不了解
为打卡烦恼。尴尬小职员
一肚皮的不合时宜

更闹不明白从什么时候开始
一个普通为民服务的办事单位
竟然需要保安,监控,重门闭锁

2020年1月2日



回击

最头痛端一杯茶水的人
推门来唠嗑
埋头敲键盘暗示我很忙,眼皮也不抬一下
让耳朵去应付,聒噪

“您是否考虑自己身后给伟大的大时代留点什么?”
往往是一上午或一下午
就这样,让人恨得牙痒痒

去他妈的“宣示独立主张,”
我忍不住回击——
“你想多了。”

埋头于写作。我在做什么?心里清楚
这就足够。

2020年1月2日



最傻逼的问题


“我想好好爱一个人。”
为此搂抱北京火车站前的电线杆
死活不让清洁工撕除——《寻人启事》
“敬启:我想好好爱一个人。特告天下,环球海选佳丽。”

厕所里,楼梯道,满大街的牛皮癣广告
均是这类“想好好”招贴
为社会制造垃圾
不事稼穑,大喊大叫,却自封“非主流意见代表”

不可思议的是
最傻逼的问题往往
最有生命力和经久不衰的听众与市场

2020年1月2日



畅愿

我愿搂抱毛驴的脖子
抚摸它的耳朵称一声兄弟
拒绝和吃瓜群众及所谓的公知唠嗑
老实人
有一颗羞涩温柔的心
憎恶废话篓子,秉持孤傲

负重劳苦的一生,被侮辱
被欺骗,但不会作践彼此
我也不承诺
带它上天堂,更遑论不是一头而是一群毛驴
预感悲摧的风暴,命运
——“不可说,”
我为它写诗并不引导窄门
写它在蒙眼的磨坊工作
欢蹦,奔一个远大理想的前程

如今我羞于使用知己二字
如此忠诚,或许只有待到临终之时
遥远的魏晋时代
三二个名士,以不讲风度为风度
给它盖棺定论致最后的悼辞

一位勤劳的人愿它安息
让我们围绕墓园,引颈嘬啸
发一声驴叫,以畅平生

2020年1月2日;晚
后记:这首诗算是对《常州三题》的一个补充。



练习

从二十四层高楼跳下去作死
的节奏。有人跳了
所幸在低空打开降落伞并呼成功

还有人怀抱漂亮宝贝跳楼
刺激,紧张,冒着女高音的尖叫与匪徒
的枪林弹雨。那是替身演员
逃生,——电影的桥段

生活中我们只有想象冒险
……练习。

2020年1月4日





在群山深壑间放飞的无人机
失踪了!并非大雾、运气不好或操作失误
是大峡谷的疾风过于迅猛
作为公共财产,无人机丢失是要赔偿的
作为个人行为,交友,待客,自掏腰包
耗费生命中大好光阴,公家是不会为你买单的

看我背着摄影包进山
同事们就会亲切地叫起我的绰号
——驴!
又上路了吗?

2020年1月4日



悲怆

我有一个朋友,十七年前
丢了女友,丢了工作
这事很难分清哪一件发生在先
哪一件发生在后但结果是
他把自己也弄失踪了十七年
直至婴儿的啼哭让失联的他又冒了出来
大家还没有来及为他的回归庆贺
他那十七岁的儿子竟然离家出走了

谁也闹不明白这些事件的前因后果
只知道朋友他躲在废弃钢铁厂的土坡后
嚎啕大哭。为了掩盖自己的哽咽
他打开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才有的熊猫牌播放器
从柴可夫斯基贝多芬到巴赫,古典的《悲怆》交响曲
惊掳荒野的麻雀令这群仓惶的遗民不得回巢

2020年1月5日星期日



这里

乌鸦在黑夜里喝咖啡
决不反对这个冬天不太冷
北京已下过三场雪
但没有一朵雪花飘过淮河
2020年的第一场雪遥遥无期
我所期待的决不在这里
这里
乌鸦在喝咖啡

2020年1月6日;0点



淮军风度之“真悍将也!”

战事吃紧,拉锯战到了砍头之危
曾国藩在安庆勒令李鸿章
回合肥老家招募一批乡勇
发动小火轮运送到苏常无①一带
配合雇佣军的火枪队(侧面围剿)
以缓湘军强攻石头城太平军的压力

眼观鼻鼻观心,在安庆的大军幕府
第一批觐见湘军主帅的淮上布衣
未曾料日后人人成为名震天下的淮军将领
当日气氛吊诡,这批从未摸过刀枪的人
规矩站立老半天,额头冒出汗水
只敢在心里嘀咕:“曾剃头搞什么鬼?”

“妈勒个巴子,”一麻脸汉好不耐烦
人人噤若寒蝉,他却揎拳捋袖厉声呼呵
“爱见不见,老子不伺候了!”
后来才知道,曾大帅躲在屏风背后
为大家相面,遍观豪杰惟麻脸汉入得法眼
“真悍将也!”其人即是抗太平军、灭西捻军
跨海打红毛鬼的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

2020年1月6日
备注:① 苏常无,即苏州常州无锡。



过去事

拿硫酸泡瘪枣
塞在老鼠洞口,这是我首次上化学课的实验
结果是红枣子不见了
老鼠却壮硕如故

一双手被硫酸伤害了
肚肠被硫酸泡穿;过去事却依然
躲在阴暗老鼠洞里,壮硕如故

2020年1月6日



屋顶赋

让屋顶开心的并非是胖墩墩的鸽子
她的温柔像一粒糖果融化在黎明之水里
求偶咕咕的鸣叫孵化阳光的金蛋
不过仰慕者众仍一钱不值

开心的是一只野猫,发情的夜
狂躁的爪子,暴虐,破坏
带来——风水长驱直入的灾害
损毁乃至破败才值得激动

在屋顶开心之地
梯子爬上来,由此
常年的冷落将得到关怀
谁不渴望节日来临好换一身新衣
该当如是。屋顶下的人为指出事实感到安慰

2020年1月8日



2020年的第一场雪

天地有大善
为了宣扬纯洁,一夜的铺盖
看不见的涂抹匠在人们熟睡的时辰
自上而下爬在一阶一阶天梯上
给风和云涂抹
降服噩梦中的恍惚,给望不见底的深渊
安排吉祥之鹿
引领迷途的大恐怖,在断崖回头

为恶的并非黑夜与沟壑
涂抹匠只有手头的工作,耐心,细致
用原始的雨雪做颜料
一件浩大广袤的工程我知道
伟大的手笔
从最简单的笔画一字一字在顿号中
稍作沉思并为了改变山川地貌
为人间输送一场初雪

很多事在不经意的时刻,在良愿中
悄悄实现。世界已经在晨曦里改变
而我们恰好面对一派纯洁醒来
惊喜是涂抹匠的最后一笔划过每个人心头
他撤去了梯子脱下工作服将眉梢与手套上的颜料
收拾干净,然后就换成上班人的模样
继续埋头到新的一日平凡琐屑的
公务中

2020年1月9日



调色板

贫乏的年代物资之短缺
今天的眼光来看无法想象
后来在一个诗人的诞生中读到“调色板”
各色纸张彩笔用不完的颜料
令我彻底拜服了
世上竟有如此幸运的人,头顶王冠的公主
跨洋过海笨笨的白色大象

就像群山一样,世界艺术大师们
热衷描绘的对象

好像,在使用纯蓝牌墨水的年代
我也拿墨水瓶装满肥皂泡
口衔一截麦秆,洋洋洒洒吹奏七彩泡沫
与浮云对话,与候鸟交谈
我坚持——那是另一片天地的物事

手中没有蜡笔,面包
只有蓝天是我的“调色板”

在乡村,门前的小河水年复一年
日复一日,哗哗流淌
为姑娘洗手,为焦枯的禾苗浇灌
是我的喜悦,是我的心愿

透过窗户,静悄悄的
明月渲染了温馨的画卷
良辰向晚,平凡的一家人正像模像样
摆好桌椅,于烛光下举行清贫的晚宴

一生中的幸福毕竟很少
这幸福,该如何调色
惟诗人描绘人间的幸福
只用母语,无需调色板和画笔

2020年1月9日



退步谣

世人热衷什么?走在上班路上
略有沉思;这辈子该书写失败之书
还是主张
在进步中退一步,直至退到舍弃

我的师兄家居沿海城市,高高的十八楼
把金融飓风挂在窗口,当一只狼喂养
有些心事需要反复舔吮,在孤独与幸福之间
他爱上了收藏:一把紫砂老壶
泡过故乡独秀山的明前新茶,更多的是泡过
叫人清净的月光

我也不惮于诉说孤僻。静与动,兴高采烈
回头看不值一哂!这兴奋是毛驴的兴奋
是蒙眼后在鞭子的催促下,噢噢驴叫,突发猪癫疯
沉闷的工作,是猪圈里铲粪,挥洒汗水
自鸣在黑暗的地窖培植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

有人比我更为惨烈,一辈子忙于上访诉冤
谁见过蜕了皮的黑色皮革包,红手印,发臭的血渍
上访材料一大摞!除了劣质香烟的气味
还有一把锈迹斑斑的斧头,缺口处
是那气急败坏的上访者,他的愤怒,我理解
这世界最犀利的杀器,就是不公
善与弱者,他的心坎最易伤害最不堪一击

为什么我的诗中不能剔除
一个又一个最字
难道是因为心灵的脆弱,想象力的贫乏
并非要做到至极与完美
难道是因为世上有人在匍匐,我又怎能独自挺直脊背
更多的时候,甚至想不起来
还有星空需要我,三五颗闪耀的星子,正踮起脚尖
仰望我

更高的明亮我知道
此生应该知足。凡是世人热衷的
美酒权柄倾城倾国
于我,真的不合适

在粪圈里,因为我依然坚持
保留干净的双手并向阳光炫耀
这是一双诗人的手
为守身如玉的洁癖,有退却有舍弃
往往,还给自己添加一个
扪心小得意却无人点赞的理由

噫吁嚱,危乎高哉!
世人热衷高处的风光,偏偏有我
歌一曲《退步谣》
仿佛不为嘲谑上班的我仅仅只是
对我之一生“时间到了”作最后的审判

退矣……

2020年1月10日



如果,如果我有一枚金币(三首)


一、在庐州太太餐厅就餐


叔本华来到固定位子就餐
首先掏一枚金币
放到餐桌上

我们先逛百大CBD
然后到庐州太太餐厅就餐
这家快餐店有一千种菜肴
一千人一千次就餐不带重样
但我们吃过多次
每次点三个菜:青菜、黄鱼、菌菇汤

为什么?

侍者忍不住问
叔本华先生
一枚金币放上餐桌
啥讲究?

叔本华厌恶世人多嘴多舌
耳根不得清净
他要奖励某个不会对一枚金币提问的人
但终其一生,未能送出
这枚,放在餐桌上的金币

我愿随手递给微笑的服务员
如果,如果我有一枚金币
企望她多一嘴
劝我太太,为我们的美食
添加一道重色重口味
本邦,很是麻辣的鸳鸯火锅

生活中,首选满足食色之欲
其次,才会像叔本华那样
偶尔,我也会想到——哲学问题

2020年1月11日



二、周一焦虑症

周末抵制轻度的不安
与天气预报较劲
骄傲如叔本华者要求教务处
将他的哲学课与大名鼎鼎的黑格尔
安排在同一个时间“——好悬!”

如果下雪天,雨夹雪
我们得准点上班,参加例会
黑格尔的课堂里座无虚席
雨雪敲击漏风的窗玻璃
叔本华敲击黑板,尽管三尺讲台下
寂然无声,伟大的叔本华
他的课堂没有一个学生“——痛快!”

自由的意志在咆哮
但循规韬距的人最后会爱上
傲慢而不守规矩的哲学家
直至退休的人颤栗于星期一后遗症
决心把烫金封面的黑格尔
封存到书柜。“——不必了,”
“不必再去捧一言堂的猪脚。”

年轻女士,天纵下床气毛病
为了开心,唯心论贴近她耳朵
“pass周一!不再打卡刷脸。”我断言,
屌丝功成名,从星期二开始

2020年1月12日;夜11:38



三、伪命题也能令人作死

是哲学还是哲学家?为女人拯救
即便这是个伪命题
叔本华火大了!头发突突冒火

每逢夏天,我会来一次长跑
尤其是黄昏逼近,我会从市中心
奔向郊外,那里没有穿吊带袜的路灯
在马拉松式长跑的终点
没有人看到我趴在黑井沿上
为了挖掘不到的井水,一次次渴死

我没有泰勒斯幸运
这位古希腊的第一哲学家
因观察星相而一脚踩空
是美女救命并俏皮地揶揄
注意了!别只顾仰观星空而忽略脚下
一个
专门为哲学家和哲学,挖的坑

叔本华的麻烦就在于
一个女裁缝为他挖的坑
因为肢体接触,导致女人从楼梯摔倒
吸血鬼啊!毕其一生
用于保障哲学家生存的版税、俸禄、父母的遗产
得优先用于抚恤——由法官指定
失去劳动力的致残女士

哲学之怪圈?哲学家的魔怔?

拯救与救赎?我推测:人间
悲喜剧,大约发生在夏夜
不可抗拒的炎热令人无法逃避
女人挖的
坑。凡夫俗子如我者经验一次次
马拉松式的长跑,倔强,盲目
像长颈鹿,每每焦渴致死在旱季,四蹄
抽搐,倒毙临渴凿井的红尘

呜呼!伪命题
伪命题也能令人作死

2020年1月13日;凌晨1:40



测绘抒情诗的结构

测绘是一门古老的学问
不同时间,不同地点
曹冲称象,泰勒斯丈量金字
塔的高度,星相学家预言日全食

解决一个个难题
所用的方法
在于观察,归纳,推理

伟大的智慧需要公示,传播
在埃及丈量金字塔,需要法老见证
在雄霸天下的大秦,统一度量衡
普及万世,需要中央帝国,绝对的意志和权威

还有公道,法律
测试人心,商鞅的立木赏金
邓小平的白猫黑猫
抓到老鼠的猫,就是好猫
不仅需要诚信,还需要
驱民以利

测绘第一推动力,人类的梦想
更高的准则,未知
即如利用量子纠缠
冲破前途晦明的黑洞,碎星
探索宇宙之秘

万物在其轨道上正常运行
苹果落地,红杏出墙
某物出轨,贡献的不仅是辩证法与一门
新兴的学科

还有,在破坏与毁灭的冲击下
人间要好诗
得测绘抒情诗的结构,需要
敞开心扉,由诗人书写
不可言传的审美

2020年1月13日;15日修订


快乐蠹鱼的一生

一只胸毛稀疏的蠹鱼
该如何度过快乐的一生
在红尘中迁徙
嫉妒它年轻的主人,拥有貌美
筒子楼的出租屋,黑暗楼梯的公厕旁
柔荑如脂的新娘
正劈柴生火,算计一块蜂窝煤
发挥超值的热能

不避汗水,通宵达旦,在焐出痱子的夏夜
煲汤。打工仔撕碎荒唐的爱情
一叠过期日历扔在床板呻吟的星光里
蠹鱼遭罪了,历经千难万险
从废品收购站意外逃生,并拼尽最后一口气
爬回主人的白头书斋……

一本不受叨扰的《山海经》
成为蠹鱼,此生的归宿

2020年1月16日



瀑布
——与吴兰保老弟共勉

打湿水的衣裳。挂在
半山腰,不低头不抬头
就这么挂着

如果有选择,二选一
定别在意扯蛋的很好与很坏

2020年1月17日



蹭蹬行

春花秋月何时了
我的错误就在于不相信了犹未了
春日里,与白头翁同乐于
月亮和雨水
未曾远虑:少女会有纺织芦花的白头之时

2020年1月17日



逆旅赋


冬日里,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以及
寒号鸟瘪肚乞讨,非我所题

一个小目标的万分之一已让我脱贫
拽住十几亿人的尾巴,风驰电掣
李白的朝辞暮至千里江陵与高铁动车相比
早已剪掉我
彩虹修辞学的翅膀

那么上可摘星辰下可五洋捉鳖
其实不干我的鸟事

生于乡村死于荒途,田园风不在
好在我不是塑料尼龙,化作春泥
别人间,无需降解

2020年1月17日;子夜



阿拉丁神灯

阿拉丁神灯有没有有没有
一个男人等待枪决可能
在给真主祈祷的时候遭遇
无人机发射的斩首导弹
一个女人是因为节日还是因为屈辱
小腹已隆起就像富贵牡丹
花开之夜为什么要啜泣
一个婴儿的基因突变是否出于阴谋
胎死腹中。那憋屈而死的稚气之目
会不会点亮点亮阿拉丁神灯会不会

在焦虑中
人类……定点清除计划
是不是又一次——轮回

2020年1月23日



除夕夜


那么,拥有十个脚趾的人是幸运的
无需那么多那么
脚气可以忽略,甲沟炎可以忽略,甚至臭袜子
甚至小儿麻痹症的顽疾,甚至没有着落的婚姻与住房
可以忽略的东西很多

作为幸运者,不可忽略的是
幸运他有十个完整的脚趾,除夕
之夜,陪他脚踏实地走向自己的哈欠

还缺什么?不可忽略
让他在睡眠曲里惊醒,守岁
并侧身打鼾……然后,然后会不会拥有
值得庆幸的梦呓

2020年1月25日;凌晨2点



外物

自来水里有股漂白粉的腥味
冲泡茶叶有来自大别山山坳
茶叶产地大化坪的鸟鸣云岚
风啸,携带经冬傲雪的兰花那股野香味
蒸腾不衰但它们都不是茶叶自身
独特的味道

就像我心中的苦
并非来自外物——这一口
青涩、碧绿的茅尖香茗

2020年1月25日



黄昏

黄昏没秘密 屋顶上
星光没秘密 雨水和雪花
无人唆使 将落未落的不可留驻

猛虎下山只为一口血食
倦鸟归林只为明月凿一眼
万山漆黑之牢
留给窝巢粗疏草席的微光

夕阳之血里未闻沉重的钟声
但万类之足已发动迟迟的脚步
在踟蹰中奔赴 一道隔绝红尘的窄门

2020年1月25日



秃头

万山之巅 要有黑与白
昼与夜 一只独霸蓝天的兀鹰
来称量 孤峰的厚实与高傲

其精密度  需要一片雪花
一粒白色药丸 在彻底消融之时
放大或缩小 万物的天平和卡尺

柔荑纤指中握一把甚于少林寺的剃刀
揪拔一亿根黑发的痛 为居家男人
表彰 一颗不讲道理的秃头

2020年1月25日



白雪正代我们送行

——悼念诗人祝凤鸣

在体力许可范围内
随手携带一块小石头,老坑砚石
另一块,在承诺与愿景里
硕大,沉重

我想送你一块石头
可以铭刻我们共同的爱好
矗立,你构建的大地美术馆
落地玻璃窗外
鹅毛大雪在飘飞

下雪好啊。你拿网缯捕捉山野的锦鸡
我燃一支木樨香闪烁午夜的壁炉旁
有一行未写出的诗
或可道来,天上人间并非永诀

有一块石头,不必赠送
但愿它能保留,三生三世的记忆
在这个记忆里,有你的笑声
有熟悉的朋友相聚一起,不存遗憾
只记得抽烟喝酒,不告别也不挥手

2020年1月26日



救火

我想象绝美的爱情不过如此
天上大雪飘飞,地上的街道两辆救火车
拉响鸣笛,一前一后在我的张望中
转个弯
去扑救一场大火……

2020年1月26日



@霍乱时期的爱情

统计数字里并不包括:一个村庄的消失
一个姓氏逃避到云朵之上
留下唯一的色情狂小癞子,第三条腿因为恋物癖与偷窥
不仅被打断还让他太监了
后来的统计数字无论如何精准也不能
囊括:那撕破旷野的哀嚎以及可以一代代延续
却被柳叶刀阉割@呈几何级数翻番的子孙

2020年1月27日



雪花

有六个楞角的翅膀
小火种。蛰伏一夜
不可亵渎她的胴体

忍不住伸手时
火烧云起。泪水
消失在泥土里

2020年1月28日



空缺赋

我没有冬储的习惯
午夜只属于阅读,那些文字
怒吼或平缓,一条河流被文字从峡谷
拯救到半空并试图挂到敞开的窗口
但我无悲无喜,不去惦记
浪花,青菜,萝卜

在动手写诗之前,把自己放空
我从不储藏那些用旧的文字
从不忧惧,就像从未对漂流而来的黎明
提前预支曙光或寓言……

2020年1月30日





按照我从来不躲的坏毛病
这次藏起来
并非屈辱

黑屋里开关失灵了
连手机上的手电筒怎么划拉
也划拉不出灯光
但能见度的雨水不用划拉就
筛淋
半宅不舒服的肚腹

不安的梦。我从中醒来
藉口寻找某物
潜意识避难一处动荡飘摇之所

2020年1月31凌晨四点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原创诗作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