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 
登录会员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注册 登录/短信登录/短信 帮助帮助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罗生门很清楚说:会讲得不明不白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林长信



加入时间: 2018/07/15
文章: 525
来自: 上海市(居住14年)

文章时间: 2020-9-11 周五, 下午5:04    标题: 罗生门很清楚说:会讲得不明不白 引用回复

·林长信·
罗生门很清楚说:会讲得不明不白◇

---试论《莽丛中》小说与《罗生门》电影的剧本主旨于表达明确性上的成就.

  
  [第一段],林长信在[第一段]段末加了注;[第二段]为评论。
《莽丛中》芥川龙之介/原作 1921年(30岁作;1927年仰药自杀,得年35岁.)
1
  受巡捕官审讯的时候一个砍柴人的证言
2
  是的,那尸体是我发现的。今天我依照每天的习惯到后山去砍杉树,忽然看见山后的荒草地上躺着那个尸体。那地方么,是离开山科大路约一里地,到处长着竹丛和小杉树,难得有人迹的地方。
3
  尸体穿的是浅蓝绸子外衣,戴一顶城里人的老式花帽,仰躺在地上,胸口受了刀伤,好像不止一刀,尸体旁边的竹叶全被血染红了,不,血已经不流,伤口已发干,恰好有一只马蝇停在伤口上,没有听到我的脚声。
4
  我没有发现凶刀,不,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有旁边杉树上落着一条绳子。尸体边便是这两样东西。不过地上的草和落叶,都践踏得很乱,一定在被杀以前有过一场恶斗。什么?马?没有马,那地方马进不去,能走马的山路,还隔一个草丛。
(林长信注:事证/证物=武士尸体、一条绳子、不止一刀、有过恶斗.)
5
  受巡捕官审讯的时候一个行脚僧的证言
6
  这个现在已成了尸体的人,我昨天确实遇见过。是昨天……大概是中午,地点是从关山到山科的路上,他同一个骑马的女人一起在走,女的低着脑袋,我没看清她的脸,只见到穿胡枝花纹的衣服,马是棕色的,两络长鬣披在脸上,马的高度大概是四寸*吧。我是出家人,所以不大内行。男的——不,他带着腰刀,还带着弓箭,有一只黑漆的箭筒,插着二十来枝箭。这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日本古代计算马体的高度,以古日尺四尺为基础,单说它的余数。
7
  我可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变成现在的样子,正是人生朝露,电光石火嘛。哎哟,没什么可说的了,真伤心!
(林注:证言=行脚僧;证物=男的、女人、腰刀、弓、箭.)
8
  受巡捕官审讯的时候捕手证言
9
  我逮住这个人,他确实叫多襄丸,一个有名的强盗。我逮他的时候,他正从马上跌下来在栗田口石桥上呜呜叫痛。时间么,是昨晚初更模样。那时他穿的就是这件蓝黑绸衫,带一把没鞘的刀子,也就是现在看见的样子,还带得有弓箭。对不对,这就是死者生前带的武器——那么,杀人的凶手一定是这个多襄丸了。包牛皮的弓,黑漆箭筒,十七枝鹰毛箭——就是死者的东西吧。对啦,还有那匹马,就是两绺鬣毛披在脸上的棕色马。他从马上跌下来,也正是因果报应。那马用长缰绳拴在石桥前,正啃路边的青草。
10
  这个叫多襄丸的家伙,在京师大盗中,是出名好色的。去年秋天鸟部寺宾头卢大佛后山上杀死一个女香客和一个小女孩,也就是他干的。在他这次杀人之后,那骑马的女人到哪里去了,这个可不知道。我的话说多了,请原谅。
(林注:证言=候捕手;证物=多襄丸/大盗-出名好色-曾杀人、没鞘的刀子、弓、箭、)
11
  受巡捕官审讯的时候一个老婆子的证言
12
  是的,这个被杀死的人,是我女儿的丈夫。不过,他不是京里人,是若狭国国府的武士,名叫金泽之武弘,二十六岁,性情温和,不幸得了这样的恶死。
13
  女儿么,我女儿名叫真砂,十九岁,是一个有丈夫气的好强的女子,除武弘外,没有别的男人。她脸色微黑,左眼角有一个黑痣,小小的瓜子脸。
14
  武弘是昨天同我女儿到若狭去的,不料会发生这样的祸事,真是前生的冤孽。女婿已经完了,可是女儿下落不明,叫我十分担心。务请你们看我老婆子分上,即使砍光了山上的草木,也得找出我女儿的下落。最可恶的是这个叫多襄丸的强盗,他不但杀了我女婿,还把我女儿……(以后痛哭失声,说不出话来了。)
(林注:证言=老婆子;证物=女儿真砂、女婿金泽之武弘武士的尸体.)
15
  多襄丸的口供
16
  这人是我杀的,但我没有杀女的,我也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慢着,不管你们动怎样的刑罚,我不知道的事情我还是不知道。我已经被逮住了,我还有什么可隐瞒的。
17
  是昨天中午过后,我碰见一对夫妻。那时正刮风,笠帽檐的绸绦被风吹起来,我瞧见了女子的容貌——只见了一眼就见不到了,大概正因为这缘故,我觉得这女子好像一位观音,立刻动了念头,一定搞到这个女子,即使要把男的杀死,也干。
18
  杀一个人,在我是家常便饭,并不如你们所想的算一件大事。不过我杀人用刀,你们杀人不用刀,用你们的权力、金钱,借一个什么口舌,一句话,就杀人,当然不流血,人还活着——可是这也是杀人呀。要说犯罪的话,到底是你们罪大,还是我罪大,那就说不清了(讽刺地一笑)。
19
  可是能不杀男人,把女人搞到,也没有什么不好。不,当时我是那样想的,尽可能不杀,一定把女的搞到。可是在那条山科大路上,当然不能动手。这样,我就想法子,把那对夫妻带到山窝窝里去。
20
  事情不难办,我成了他们的旅伴,便对他们说,那边山上一座古坟里,刨出了很多古镜同刀剑,我已偷偷埋在山后乱草堆里,如果你们要,随便给多少钱,可以贱卖给你们——那男子听了我的话有点动心了。以后——怎样,贪心这个东西,就是可怕嘛。半小时之后,那对夫妻便同我一起,把马赶上了山路。
21
  我们走到草丛前面,我说宝物就埋在那边,一起去看看吧。男的已起贪心,表示同意,便叫女的在马上等着,因为那草丛中,马是进不去的。我原这样打算,让女的单独留下,带那男子走进草丛里去。
22
  草丛开头尽是一些小竹子,约走了几十丈,就有一些杉树——这真是我动手的好地方,我把草丛拨开,只说宝就埋在杉树下。男子听我一说,就眼望有杉树的地方,急急跑去。这里竹丛已经少了,前边有几棵杉树——我走到那里,出其不意地立刻将他按倒在地。他带着刀子,看样子也有相当武艺,可是禁不起我的突然袭击,终究被我捆在一棵杉树上了。绳子么,我们当强盗的人,随时得爬墙头、上屋顶,绳子总是随身带着的嘛。当然,为了怕他嚷起来,我在地上抓起一把竹叶子,塞满他的嘴里,那就不怕他了。
23
  我将男子收拾停当,然后跑到女人那里去,说男的突然发了急病,叫她去看。这一着果然成功,女的将头上笠帽脱下,让我拉着手,走进乱草丛中,一到那里,她看见男人捆在树上——立刻从怀里拔出一把小刀。我从没见过这样烈性的女子,那时如果一个措手不及,刀子便捅进肚子里了,要逃也无处逃,肯定被她戳了几刀,至少得受伤,可是我是多襄丸,用不着自己拔刀,就把她的小刀子打落地上。不管多强的女人,手里没家伙也就没有办法了。最后,终于如愿以偿,没杀死那男人,就把女的乖乖地搞到手了。
24
  不杀死那男子,是的,我本不打算杀他,可是当我撇开伏在地上号哭的女人,向草丛外逃跑时,那女人却发疯似的拖住我的胳臂,断断续续地哭喊了:“你死,或是我丈夫死,两个人必须有一个得死,我不能在两个男人面前,受这样的侮辱,这比我死还难受。两个人中,我跟活下来的一个。”——她就是这样,一边喘气一边说。那时候,我才下决心杀死那个男子(阴沉地兴奋)。
25
  我说这话,你们一定以为我比你们残酷。可是,那是因为你们没瞧见她那时两眼射出来的火光,我一见那目光,我觉得即使一下子会被天雷打死,我也必须将这女人做我的妻子,把她做妻子——这就是我那时唯一的心愿。这不是你们所想的下流的色情,当时我如在色情之外别无想念,我早已一脚把她踢翻,一溜烟逃跑了,那男子也就不会用他的血来染红我的刀子了。可是当我在阴暗的草丛中盯住女的脸色时,我已料想到如果不杀死那男子,我便不能离开那里了。
26
  我要杀人,便堂堂正正地杀,我解开了他身上的绳子,叫他同我拼刀(落在杉树上的那条绳子,就是那时忘记拿走的)。那男子满脸通红,拔出腰刀,一言不发,便怒火冲天地向我扑来——这一场恶斗的结果,当然不必说了。我们斗了二十三个回合,我便刺穿了他的胸膛。第二十三回合,请不要忘记,我直到现在还暗暗地佩服他哩,同我交手,能够上二十回合的,天下还只有他一个人呢(高兴地一笑)。
27
  我把男子杀死,回头去看女人,不知怎样——她已经不见了。我不知她逃到哪里去了,在杉树林里到处找,在落着竹叶的地上,不见她的影子,侧耳一听,只听到男子临死的喘息。
28
  可能在我们开始动刀时,她已逃出去找人叫救命去了。——我一想,现在得保自己的命了,我把刀和弓箭抓在手里,立刻跑回到来时的那条山路上。在那里,刚才女人骑的那匹马,正在安静地吃草。以后的事,就不用多说了。我只在进城时扔掉了那把血刀——这是我的口供,反正我这颗脑袋迟早得挂在樗树上,那便请判我死刑吧(昂然的态度)。
(林注:口供1=杀死那男子、强暴男妻;证物=血刀、弓、箭.)
29
  到清水寺来的一个女人的忏悔
30
  ——当那穿蓝黑绸衫的男人,将我强xx之后,回过头去嘲笑捆在树上的我的丈夫。我丈夫当然十分难堪,使劲扭动自己的身子,可是身上的绳子越勒越紧。我站起身来,连跑带滚滚到我丈夫跟前,不,我还没靠近他身边,他便提起一脚把我踢倒地上。这时候,我见丈夫眼中发出一股无法形容的光,简直不知道要怎样说才好——直到现在我想起这眼光我还忍不住发抖。丈夫虽没开口,但从这眼光中,已传达了他心里要说的话。这不是愤怒,不是悲哀,而只是对我的轻蔑。多么冷酷的眼光呀,这比踢我一脚,使我受更大的打击,我忍不住嘴里叫唤着什么,一下子便昏过去了。
31
  等我苏醒过来,那穿蓝黑绸衫的男子已不知哪里去了,我的丈夫还捆在杉树上。我好不容易,才从落满竹叶的地上站起来,注视着丈夫的脸。他的眼光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点没有变化,又冷酷、又轻蔑。羞耻、悲哀、愤怒——我不知怎样说我那时候的心情,我跌跌 跄跄走到丈夫的身边。
32
  “夫呀,事已如此,我不能再同你一起生活了。我决心死,不过——不过,你也得死,你已见到了我的耻辱,我不能把你独自留在世上。”
33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说出了这些话,可是丈夫还是轻蔑地看着我。我抑止了心头的激动,去找丈夫那把腰刀,刀已经被强盗拿走了,弓箭也已不在草地上。幸而我的脚边还落着一把小刀,我便捡了起来,再对丈夫说:“我现在要你这条命,我也马上跟你一起死!”
34
  丈夫听了我的话,动了一动嘴唇,他嘴里塞满落叶发不出声来,但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仍然对我十分轻蔑,说了“杀吧!”两个字。我像做梦似的一刀捅进他浅蓝绸衫的胸口。
35
  那时我又昏过去了,等我再醒过来,丈夫依然捆在树上,已经断气,通过竹叶漏进来的夕阳光,照在他苍白的脸上,我憋住哭泣,解开尸体上的绳子。以后……以后么,我再没有勇气说了,总之,我没有自杀的气力了。我想用小刀刺自己的喉管,我想投身到山下的池沼里,我试了各色各样的死法,我没有死成。我太懦弱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寂寞地笑)。像我这样无用的人,我不知观音菩萨会不会怜悯我,我已失身于强盗,我不知我将如何是好……我……(突然剧烈地痛哭起 来。)
(林注:口供2=失身于强盗、捅死丈夫;证物=小刀、绳子.)
36
  借巫婆的口,死者幽灵的话
37
  ——强盗强xx了我的妻子之后,便坐在那里安慰她。我开不得口,身体又捆在树上,我一次次向妻子以目示意。我想告诉她,不要相信强盗的话,他说的都是谎言。——可是我妻子却默然坐在落叶上,低眼望着自己的膝盖,正在一心地听着。我满心嫉妒,身上好像火烧。可是强盗还花言巧语地说:“你已失身了,再不能同丈夫和好,你跟他去,还不如跟我当妻子好。我会好待你,我去规规矩矩劳动!”这大胆的强盗,最后竟说出这样话来。
38
  妻子听着,茫然地抬起脸来,我从没见过我妻子这样美丽。可是这美丽的妻,当着我的面,你猜猜她对强盗如何回答?我现在已到了另一个世界,可是一想到当时妻子回答强盗的话,还是浑身火烧一样难受。我妻子确实是这样说的:“那就随便跟你上什么地方去吧!”(长时间的沉默。)
39
  妻的罪恶不仅如此,假使仅仅如此,我现在在黑地狱中也不至如此痛苦。可是当妻梦似地让强盗扶着要离开草丛到外边去时,忽然变了脸色,指着捆在树上的我说:“把这个人杀了。他活着,我不能跟你一起。”她发疯地连连叫着:“把这个人杀了!”——这话好似暴风,今天我在这黑暗地狱里,好像还能远远地听到。一个人的口,居然会说出这样恶毒的话,一个人的耳朵,竟然能听到一次这样恶毒的话么?——(突然,发出嘲弄的笑声。)听了这话,连强盗也大惊失色了。 “把他杀了!”——妻这样叫着,拖住了强盗的胳臂。强盗茫然地望着我妻子,也没说杀,也没说不杀——就在这一刹那,一脚把妻踢倒在落叶上(又发出嘲笑声)。强盗两手抱着胸口,眼望着我说:“这女人怎么回事,你要死?你要活?你点点头!杀不杀?”——我听了强盗的话,我愿意饶恕他一切罪过(又一次长时间的沉默)。
40
  当我还没有明确答复强盗时,妻忽大叫一声,向草丛深处跑去,强盗追上去,好像没有把她拉住,我像看幻影似的看着这个场面。
41
  妻子逃走以后,强盗拿起大刀和弓箭,把捆在我身上的绳子割断了一截。“现在,要看我的命运了!”——当强盗隐在草丛中不见时,我记得听他这样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以后,四周围寂然无声。不,我听到人的哭声。我一边自己解开绳子,一边侧耳听这哭声,原来是我自己在哭(第三次长时间沉默)。
42
  好不容易,我才从杉树下站起困乏的身体。在我面前,是妻子丢下的一把小刀,我拾起来,一刀刺进自己的胸口。我的口里喷出一道腥血,我一点不觉痛,只觉心头一片冰凉。四周围更静寂了。在这山后草丛的顶空中,连一只飞鸣的小鸟也没有,只从竹头树杪漏下淡淡的阳光,这阳光——也渐渐昏暗起来,现在,连竹木也看不见了。我便那样倒在地上,埋葬在静寂中。
43
  这时好像听到轻轻的脚声,走到我的身边,四周已经黑暗,我看不见是谁,——是谁的手从我的胸口拔出了小刀,同时我口里又涌出一阵血流,我便这样地落进黑暗中了。
(林注:“口供”3=妻被强盗强暴、小刀自杀、被拔出;证物=绳子、小刀)//
  (一九二一年十二月作) 楼适夷译/1976年3月. 林长信录自:网路.
>>>
>>>
以上为《莽丛中》原作。以下为评论(课堂作业)。
  
试论《莽丛中》与《罗生门》的剧本主旨于表达明确性上的成就。
指导老师/廖振凯2015-12-1 作者/林长信2015-12-7

  
所谓:证物(有)之所在,胜诉之所在;证物(无)之所在,败诉之所在。证物远大于口供或笔录。若不看证物,只听信口供的话,则将被“主观性叙述的失真”带离开证物,甚至是事实与真相,如次:
  
1-前言
  1-小说有传奇、有无巧不成书的情节,就说明了传奇色彩乃是小说在经营[意外转折与发现](参考BC384~322亚里士多德的《诗学》)时的有效程序。但是小说短小,芥川龙之介所写的《莽丛中》可在15分钟内阅读完毕。
  
  2-影视片强调紧张与悬疑,以使约90分钟的剧情持续发展出下一段的高潮来吸引阅听人愿意[往下看]。黑泽明的《罗生门》自无需例外。
  
  3-故,二者的表达技巧原本有别,阅听人要求影视片忠于原小说的长度或表达方式是违理的。然而编剧*因沿用原著书名而制片,阅听人期望忠于原著形而上的主旨/精神(主观性叙述的失真)则是合理的。
  *捷克/卡罗维发利影展、法国/戛纳影展、意大利/威尼斯影展、德国/柏林影展、加拿大/多伦多国际影展,是[国际电影联合会]认可的国际五大影展,另有[国际电影制片人协会]认可的电影节52个。而五大影展内的奖项约5~11种,阅听人较熟知的有:最佳导演/男演员/女演员/摄影/编剧/配乐等奖。本文侧重编剧,探讨编者所感动阅听人的剧本主旨。
  
2-主旨/论[主观性叙述的失真]
  4-以下就主观性叙述的失真来讨论小说《莽丛中》与电影《罗生门》剧本主旨。我认为《莽丛中》是更成功的。
  
3-本文
  5-传播学的传播途径如次:A发讯人à(d杂讯)àB媒介à(d杂讯)àC收讯人。
  
  6-于此,我们只讨论事件过后时的A发讯人的[回述真相]。
  [回述真相]自然是主观的,A发讯人会有选择性的记忆与失忆。尤其在公众面前、在可能被判刑之前、在被迫叙说出私密…的压力之下,人都不愿意自证己罪。
  何况日本人因地窄人稠,群聚的距离过近,日本人尤其在意[别人眼中的我],而萨特曾说:“他者即地狱”-,此者the One /他者theOther 对日本人尤其沉重,他们所公开说出的自己泰半是[他者],而非[本我]。
  
  7-[回述真相]又像人在回忆30年前的往事,其中有居于自卫而生的非刻意的编织。有点像人在不同的对象前讲相同的一件旧事(例如:作战逃生)会一再改写/Rewrite。这些主观性叙述的失真都属于人性之自然。
  
  8-角色间的动力
《莽丛中》:强盗/妻子/丈夫三者间话语权的角力,强盗占优势。
a实时现场。。。。。。。。b事后现场。。。。c现场以外。。。。。。。。d现场外又外
。。。。a1强盗
。。a2妻子
。。。。。。。。
。。。。。。。。a3丈夫=幽灵(动线是:a1向a2, a1向a3;a2向a3;)
。。。。。。。。。。。。。。。。。。。。。。。。。。。。。。。。。。。。。。。。(e读者)
。。。。。。。。。。。。。b4砍柴人
。。。。。。。。。。。。。。。。。。。。。。。c5行脚僧、c6候捕手
。。。。。。。。。。。。。。。。。。。。。。。。。。。。。。。。。。d7老婆子
# # #
《罗生门》:强盗/妻子/丈夫三者间话语权的角力,妻子占优势;而砍柴人更占优势。
a实时现场。。。。。。。。b事后现场。。。。c官衙。。。。。。。。d现场外=罗生门
。。。。a2’妻子
。。。。
a1’强盗。。a3’丈夫=幽灵(动线是:a2’向a1’,a2’向a3’,a1’向a3’)
。。。。
。。。。
。。。。a4’砍柴人(偷窥者/b导演的眼睛)(动线是:a4’向a1’+a3’)
。。。。。。。。。。。。。。。。。。。。。c5’行脚僧、c6’候捕手
。。。。。。。。。。。。。。。。。。。(动线是:d8向a1’+a3’+a4’)d8躲雨人、d9婴儿
。。。。。。。。。。。。。。。。。。。。。。。。。。。。。。。。。。。。。。。。(e’阅听人)
  
4-结语
  9-[各说各话、真相不白],A发讯人自己先把[真相]掺杂了[失真/乱讯]才发出讯息,故,就主观性叙述的失真在《莽丛中》是a1/2/3三者间的简捷动力,剧本主旨已表达得明确有力,给了读者启迪与教导。
  至于,主观性叙述的失真在《罗生门》中则因叠层太多,导演又加密(多层次传播),形成了a1/2/3+a4+c5+d8间的多元交错动力,剧本主旨则表达得欠缺明确,反而不能敲醒阅听人的头脑,却导致阅听人对语言效能产生情绪性的不信任。(完)//

  *写于新北市/林口,2016-1-3。 本文尚未于纸面刊物上发表过。
  *长信谈语言#4(电影剧本的探讨)

>>>
跋-有人以为格律诗的[五绝]共20字会被写诗人用来将一种情感,一件事情,一个物件,一段景物/历史都表达得很通彻明白,不!
那,有人以为格律诗的[七绝]共28字会表达得很通彻明白,不!
那么,有人以为格律诗的[七律]共56字会表达得很通彻明白,不!
那,那么,有人以为“不限字数的唐诗”会表达得很通彻明白,不!
所以,有人以为不限字数[现代诗]绝对会表达得很通彻明白,不!
因为[语言/字词]本身就是不明不白的,而讲话人本身又先讲得不明不白;何况又再加上阅听人的主观会意,还使得不明不白迅速给更加放大了。
某[写诗人]的作品不幸常教[读诗人]会意不起来,若读者偶遇一首是可以读得通畅明白的,要不请读者先浮一大白以为向创作者敬拜;然后就去买张体育彩券,该会至少中奖上百。//
>>>

_________________
时不我予,代有新潮。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QQ号码
显示文章: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时代诗歌网首页 »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版权所有 ©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时代诗刊》编辑部 《网络诗人》编辑部 Copyright © The Poetry Times, Inc. (English)
     名誉站长:诗阳   友情链接   诗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