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焦点】                              

·墨指含香·


               ◇生如夏花◇

      每一个细节
      在重叠的故事里
      开花
      那淡如蝉翅的情绪
      在蕊中
      如饮琼汁

      那些流动的美
      我不曾远离
      就在
      我叶脉清晰的纹路上
      每一次颤动
      那无以言说的疼痛
      在内部
      薄雾再度升起

      生的恐惧和死亡一样滋长
      如蛇一般纠缠
      所有冬日的午夜
      黑更加逼近
      以至
      光阴细滑地穿过我的身体时
      我只能交出洪水
      和土地

      我不敢无视
      这种空明
      在那些繁华的流水中
      生长的精灵
      在丰润的水草中尽情地歌唱
      我依旧是赤脚而来
      放下血腥的词汇
      宁静地
      一如我的母亲


               ◇接近春天◇

      霜花以下的寒冷
      尽管这种寒冷是无序的
      自外而内或者自内而外
      都会在我再次握扣十指时
      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如履薄冰

      在接近春天的路段
      这个特定的关节
      如此脆弱
      那些支撑僵硬的线条
      就在那虚无的旷野中
      废墟的冬日
      我还在这孤城中坚守

      流动或静止的气息
      一并在黎明前的黑暗里搅动
      那个习惯早起的人
      还是超出预计的光阴
      他的脚步在经过我的窗外时
      我听到了
      城市肺部的一声咳嗽

      那追寻的雷声
      就在乌云压低的河面
      撕裂了混沌的空间
      刹那的美
      在我的一首诗歌中拔节
      我深切的怀念那个丰润的场景
      野草绿了的时候
      你逐一际东风而来
      与我相遇


【人生焦点】                              

·邹崧蔚·


                ◇冬夜◇

      喘气的寒风
      从树下走过
      房檐下的铁皮
      不停的干咳
      是酒店还是网吧
      门轻轻地推开
      一个漆黑的怪兽
      贴地皮窜入黑夜


                ◇桐树◇

      挤在风雨斑驳的路边
      黄铜角钢和长铁
      已经占据了它们先前的位置
      它们将被粉身碎骨
      上色
      装饰岁月的井
      还没有死人
      人就是死后也用不着
      因为活人正在抹去
      留在五千年后的痕迹


             ◇黑夜,我的盾牌◇

      黑色的皮囊
      装满液态的光
      我钢管的脐带支撑起来
      这飞翔的萤火
      一团光芒的星辰
      在用它的霞光召唤
      黑夜
      我的盾牌
      我的骨头上
      蓄满了玫红的黎明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