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独白】                              

·半渡·


              ◇玫红的天空◇

      玫红的天空
      不会放过任何一朵
      失血的云朵
      失意的寻爱者
      在云朵的影子之下跣足
      上帝创造爱情
      但他不以为然

      诗人打算
      以艺术的方式回敬
      生活的苦难
      诗人目睹兄弟
      在性情的壳内闲住
      上帝创造一切
      诗人赞叹的他并不赞叹

      蜷曲于
      螺旋的黄金分割
      感性的信徒载歌载舞
      彩色的云霞
      诗人引申为神圣
      人类以为是爱情
      它作为一种工具
      被上帝肯定


             ◇我或曾死过一次◇

      民国如此熟悉
      犹如熟悉的坟墓
      秋天的风吹来
      仿佛来自彼时的照片
      贯穿整个古老国度
      我想起我自称为民国仔的爷爷
      他已永久停留在现代
      而我正在回到过去

      想象他于秋风
      培育柑橘的余种
      我以而立之年
      呼唤他的乳名
      成为他的前辈
      直至被埋在永恒的土壤里
      向前萌发出他孙辈的嫩芽


【非常独白】                              

·空瘦·


              ◇记忆的延续◇

      雨水用湿润的声音
      一种自然状态
      从上而下一路回响光迹
      都是始自远远低于太阳的上空

      群山一片朦胧
      雨水穿过密密层层的叶子
      仔细沿着树干往下寻觅
      也会途经文字的楼顶
      再跨过语言的窗口
      深入墓碑旁的每一棵草的脉络
      还要抵达记忆的无序之本么?

      过去是那么多明快的阳光
      啊,这些文明的大脑传递能量
      让毫无生命的粗糙的信息发热
      街景在重构,变化无常
      时间背过众多眼神,辗碎了

      光的枯竭投下平静的阴影
      沾湿雨声
      雨水自然从不吃惊
      也从不失望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