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真实】                              

·云柯·


                ◇雨夜◇

      我整夜醒着,在秋雨的
      敲打声中。讲故事的老人已去世多年
      情节,迈着猫步
      走来走去

      黑白电影上人头攒动
      我回到镜头里
      掰一个青玉米紧紧抱着
      听人说:好孩子会在场院中睡去

      那个雨夜,我一直就在这里
      在成堆的玉米旁
      守着潮湿和虫鸣
      守着故事,把石头堵在心口


                ◇醉◇

      老哥,再再干了这一杯
      让我沉醉,头晕目眩、天昏地暗
      让我掀翻会议室的某张桌子
      并表演一次钢丝上行走
      向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
      横扫牛鬼蛇神,一唱天下白白

      你看,夜色满足在霓虹灯里
      祥云止步,任暖风和蝙蝠
      四处飞翔。流星,策划了无数次叛逆的
      流星纷纷陨落。就差这一杯了
      我就会成为一只鸟
      把羽毛交给天空,而后沉沉入江心

      我会送你大把大把的浪花
      送你无边无际的醉语和玻璃噼噼啪啪的响声
      送你需要搀扶的臂膀和它的伤口
      送你堤岸和船桨。某时某刻,某时某刻
      我们回到江边酒楼
      读着留在墙上的诗句,微笑或哭


               ◇书法家◇

      整个下午,他们一直兴奋着
      象在办公室的故事里
      游刃有余,黑色的线条、西装、风衣、墨镜
      和乌鸦踩出的鲜明印迹
      如长篇报告,抑扬顿挫起来

      这些声音,这些宣纸上流动的泉和雨点
      是过去的某一场景
      无数的小麦玉米,无数的手臂手掌
      无数的浪和高过浪涛的跳跃
      进行着一次次的争吵和耳语

      整个下午,他们不老
      柔软的笔锋书写着婀娜多姿的汉字
      染发济和瀑布和理想的灰烬和磷之火
      全站立在硬朗的骨骼里


【回归真实】                              

·槟郎·


              ◇寻找神仙洞◇

      我前身是神仙,
      后身是神仙,
      今生爱好也是神仙。
      昨天寻找神仙洞,
      却是为了名胜。

      一九七七年,
      回峰山采矿石,
      挖出神仙洞。
      没有奇遇哪路神仙,
      却发现古人遗迹。

      溧水回峰山,
      一万年前的人类,
      曾在这里繁衍。
      洞中掘出人骨,
      一万年前的祖先。

      还有脊椎动物化石,
      和中华远古陶器,
      南京人历史推前。
      文物价值连城,
      珍藏在博物馆。

      早已慕名已久,
      终于探寻故地。
      一部小汽车,
      五人结缘同行,
      打听到回峰山跟。

      路遇知情人,
      告诉我们养羊人。
      安徽人租山来养羊,
      为我们打开山门,
      又领进深山密林。

      遗址早已破坏,
      又填土复绿,
      而今毫无旧痕迹。
      山林太茂盛,
      冬天再来细寻。

      告别放羊人,
      结束访神仙洞之行。
      古人类的故乡啊,
      必有远古神仙,
      天地人神不可分。


              ◇古代乡村夜话◇

      很久很久以前,
      有许多时候很乱。
      土匪来如梳头,
      官兵来如篦发,
      乡村没有安宁夜。

      打不过官兵,
      土匪来了就抢劫,
      只带走便携的。
      官兵来了就常驻,
      抓丁收税万万年。

      百姓安居乐业,
      官兵来了便不安。
      交不起税的,
      好铁不打钉的,
      就逃往荒无人烟。

      没人烟处有了人,
      都是逃亡的难民。
      筚路蓝缕有了人烟,
      官兵闻烟而至,
      又向更僻处逃去。

      逃到无处可逃,
      聚的逃亡者多了,
      便居守以抵抗。
      这样土匪便出现了,
      匪原是不安之民。

      土匪不能自给,
      便学官兵欺民。
      不能常驻以征税,
      只能勒索抢劫,
      与官兵长期作对。

      古代的太平,
      便是乡村自守,
      没有官兵和土匪。
      有一个是治世,
      有两个便是乱世。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