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经典】                              

大学生诗派是指20世纪80年代在中国各大学兴起的前所未有的诗潮,出现了尚仲敏
、王琪博、燕晓东以及更多的优秀大学生诗人,共有4个梯队的具有强大创作力量的
大学生诗歌创作队伍。第一梯队是77、78级大学生诗人,有徐敬亚、王小妮、王家
新、石光华、丁当、叶延滨、韩东、周伦佑等。第二梯队是79、80级大学生诗人,
如宋琳、于坚、简宁、翟永明、林雪、小君、王寅、陈东东、陆忆敏、骆一禾、海
子、普珉、西川等。第三梯队是81、82、83大学生诗人,如江堤、臧棣、黄灿然、
张枣、李元胜等。第四梯队是84、85、86大学生诗人,如小海、伊沙、中岛、徐江
、候马、桑克、戈麦等。他们的诗歌报刊分为三种。第一种是跨校组织的大型社团
创办的诗歌报刊:如黑龙江省大学生诗歌联合会1984年创办的《大学生诗坛》,重
庆近二十家大学生诗社文学社1985年3月联合创办的《大学生诗报》,《这一代》
1979),《中国当代诗歌》(1986),《我们》(1980),《现代诗报》(1985)
,《南十字星》(1985)等。第二种是各大学诗社、文学社创办的社刊:如辽宁师
范学院1979年创办的《新叶》文学丛刊,徐敬亚、王小妮、吕贵品等主编的《赤子
心》诗刊和《红叶》,宋琳、张小波、于奎潮等主编的社刊《夏雨岛》,于坚主编
的《银杏》《高原诗集》等几十种。第三种是大学生校园诗人自办的诗歌报刊:如
兰州大学中文系学生封新成等1982年创办的《回音壁诗刊》及1984年创办的《同代
诗刊》,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80级学生王寅、陈东东、陆忆敏1982年创办的《作品1
号》,北大中文系83级学生臧棣主编的《启明星》文学丛刊,四川南充师范学院学
生万夏、李雪明、朱智勇创办的《彩虹》诗刊以及李亚伟、胡玉创办的《刹那》诗
刊,万夏、李亚伟、胡玉等创办的《金盾》诗刊等几十种。




·叶延滨·

叶延滨,曾任《诗刊》主编,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1948年11月17日生于
哈尔滨,1982年分配到四川作家协会《星星》诗刊任编辑、副主编、主编共12年整
。1994年调北京广播学院文艺系任系主任、教授。1995年调中国作家协会任《诗刊
》主编等职。



              ◇囚徒与白鸽◇

         我不知道这个故事的年代和时间,
         但我坚信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题记


      一只洁白如雪的鸽子
      被一颗无声的铁弹射中
      坠落在一扇被阳光遗忘的窗口
      囚牢的窗口
      血滴的锈迹斑斑的铁棚上
      雪似的羽毛上
      还鼓着最后的
      自由的风

      囚室囚禁一块冷冰冰的岩石
      一个死去的躯体上
      只有两只没死的眼睛
      没死的灵魂
      注视着这个窗口
      在这个窗口
      系着囚徒

      呼吸着的毅力和期冀
      一双云般柔软的翅膀
      安祥地伏在囚徒的胸膛
      这长着一颗人心的
      石头啊,是石头
      也有人的温暖
      囚徒的心也是
      热的

      多么可怕温暖啊
      熔掉铁弹携来的痛苦
      让白鸽忘记了飞翔
      把囚室当成了
      太阳
      多么危险的洁白啊
      纯洁的雪白的羽翼
      让囚徒的眼睛忘记窗口
      忘记这里只该囚禁
      一个囚徒

      囚徒的胸膛
      温暖的鸽巢
      温暖着一切
      一切都遗忘
      但受伤的翅膀(尽管受伤)
      没有忘
      但囚徒的心房(尽管被囚)
      没有忘
      不肯遗忘的翅膀
      在问不肯遗忘的心房∶
      ——最需要什么?自由!
      ——最热恋什么?飞翔!

      于是双翅无情地飞腾
      狠命拉起不肯离去的鸽子
      鸽爪还苦苦地抓紧
      囚徒凝血的前襟
      于是囚徒的心冷酷地命令
      命令戴镣铐的手臂
      颤抖地举过头顶
      把白鸽捧出窗口

      高高地,高高地飞吧
      属于天空的白鸽
      囚室里不会有温暖
      囚室里囚不住爱
      囚室里永远只有——
      剪不掉羽翼的
      向往自由和飞翔的
      囚禁的灵魂
      囚徒在永远望着白鸽飞
      那一扇囚窗
      是永远不闭的眼睛
      永远不闭
      只因那胸前曾有的鸽翼
      是白云伴着阴冷的囚牢
      一颗永远不冷的
      心……


【非常经典】                              

·宋琳·

宋琳,祖籍宁德,生于福建厦门。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就读于巴黎
第七大学远东系,先后在新加坡、阿根廷居留。 著有诗集《城市人》(合集,学
林出版社,1987年)、《门厅》(北岳文艺出版社,2000年)、《断片与
骊歌》(法国MEET出版社,2006年)、《城墙与落日》(法国巴黎Car
actères出版社,2007年)、《雪夜访戴》(作家出版社,2015年)、
《告诉云彩》(台湾秀威资讯,2015年);随笔集《对移动冰川的不断接近》(北
京邮电大学出版社,2014年),《俄尔甫斯回头》(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
编有诗选《空白练习曲》(合作,牛津大学出版社,2002年)。《今天》文学
杂志的诗歌编辑,《读诗》与《当代国际诗坛》编委。曾获得鹿特丹国际诗歌节奖
、《上海文学》奖、东荡子诗歌奖等。



               ◇时装杂志◇

        1

      内热的地球,香发之吻
      触动水罐的风也触动她的小腹
      手镯的金色小蛇,妩媚所向披靡

      因为她的笑死亡逃逸,我们体内岁月巍峨
      惊涛裂岸,五行之土流失,河面飘起
      血和意识形态混合的腥膻


        2

      迅速进化的裸猿穿上现代时装
      聚合起新的狂飙,太阳村落
      战争纪念碑矗立星形广场

      绝望的女像柱痛哭古希腊
      不得不漂离原初之地,夜贴近你
      而你犹豫着,朝东走还是朝西?


        3

      从大皇宫出来,我们酷肖
      穿深衣的一族,夸父的一族
      或许正在接近一个雪中的对拓点吧

      黄,泥土的黄,像某个电影画面
      说出它已经太迟了,但不妨一试
      异乡木偶,细细的提线几乎看不见


        4

      我是否淡忘了十年前发生的事?
      只相信所有的人都带着一口锅生活
      但那几个心形吉祥物后来丢失了

      残破的未完成,颧骨的山峰隆起
      多风世界中的我们被记忆削损着
      皮肤抗拒着流行感冒的气候


【非常经典】                              

·臧棣·

臧棣,出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大学,1997年获得文学博士学位,1999年至2000年
任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校区访问学者。曾获《作家》杂志2000年度诗歌奖,现任北
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出版的诗集有《燕园纪事》(1998)、《风吹草动》(2001)




               ◇蝶恋花◇

      你不脆弱于我的盲目。
      你如花,而当我看清时
      你其实更像玉;
      你的本色只是不适于辉映。
      你是生活的碴子,
      害得我寻找了大半生。

      你不畏惧于我的火焰,
      你发出噼啪声时,
      像是有人在给
      我们的语言拔牙。
      而你咬疼我时,我知道
      我不只是成熟于一块肉。

      你用更多的怪僻
      将我的人格彻底割裂,
      你认为结局中
      还有被忽略的线索。
      你不仅仅是尖锐于我的隐瞒,
      而是尖锐于我们全体的。

      你不如你的笔直,
      正如我不如我的老练,
      我偶尔会踉跄于你的转弯不抹角。
      我弄潮于你的透湿,
      而你不服气,因为那里的海浪
      不是被蓝色推土机推着。

      你不简单于我的理想。
      你不燃烧,你另有元气。
      你的轮廓倔强,但也会
      融解于一次哭泣。
      你透明于我的模糊,
      你是关于世界的印象。

      你圆润于我的抚摸--
      它是切线运动在引线上。
      你不提问于我的几何。
      你对称于我的眼花,
      如此,你几乎就是我的晕眩;
      我取水时,你是桌上的水晶杯。

      你尝试过各种
      谨慎的方法,也不妨说
      你紧身于清瘦之美。
      你好吃但不懒做,
      你的厨艺差不多都是
      跟我学的,但你更成功。

      你也成功于他们的混乱,
      他们的神话。你甚至
      骄傲于他们的全部困惑,
      你拒绝利用他们的浑水,
      虽然你酷爱摸鱼。
      而他们的常识,你说,呸!

      你多于我的丰收,
      正如你用你的本色
      多于我的好色。
      你似乎永远少于我的碾磨:
      你是比药面更细的品质;
      如果有末日,你就是根治。

      你不小于一,但你
      仍然是例外。你结合于
      我的高大,在枝条上颤悠时
      如秋风中的鸟巢。
      你只是不飞。你善走极端,
      好像极端也是一条旅途。

      你美于不够美,
      而我震惊于你的不惊人,
      即使和影子相比,你也是高手。
      你不花于花花世界。
      你不是躺在彩旗上;
      你招展,但是不迎风。

      你不是在百米开外,
      你就近于他们所说的远方,
      而我冲刺时,发现
      蝴蝶在拖我的后腿;
      我忿怒于前腿同样不准确,
      不能像匹马那样腾空。

      (1999.11)


【非常经典】                              

·中岛·

中岛,原名王立忠,出生于黑龙江省宝清县,1989年哈尔滨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
1983年开始诗歌创作,至今已在《人民文学》、《上海文学》、《山花》、《作品
》、《星星》、《诗选刊》、《诗歌月刊》、《中国新闻周刊》、《小说林》、《
诗林》等刊物发表诗歌、小说作品200余万字,诗歌作品被选入《21世纪中国文学大
系。诗歌卷》的2001、2002、2003、2004卷本中,《中国最佳诗歌》1999、2000、
2001卷本中,《中国诗歌年鉴》1999、 2000卷本中,《1999年中国诗年选》、《
朦胧诗25年》恋情、沉思卷本中,《中国网络诗典》、《中国诗选》、《现代诗经
》、《被遗忘的经典》、《中间代全集》等50种诗歌选本,有8首诗被译成英、日等
文,2002年应邀参加第八届亚洲诗人大会。



                ◇经历◇

      2000年的第一天 我被传呼机上的
      年月所困扰 1999年已经过去
      但传呼机上仅有的99却无法使我
      愉快地进入
      来临的世纪
      俩位数怎么也不能构成2000年的样子
      也就是说 我稍按一下
      它就会变成00
      从前的一切即已消失

      看着00 我始终无法消除它
      是在心里
      我把00按回99 又从99按回00
      来回反复 几百年的光景瞬息来来反反
      我不清楚的脑海也如自转的日历

      看样子我并不能从自己的声音里爬出
      也无法在所有的事事非非中消失
      一切如寂寞和热闹的孪生
      我的脑袋里荡在梦和幻的中间
      下面是缓缓的昨日的阴气
      我背后和前方同样在轮回中轮回
      即使夜晚和昨天同时蔓延到我的面前
      它与我的现在又有什么区别

      我想起2000年1月1日的那天
      我送一位来京的朋友住店
      亲眼目睹服务员
      把2000年1月1日
      清楚而自然地写成00年1月1日

      一切即已消失
      象光芒从黑夜中走出
      就是保持的也只是脑海中的一点点
      谁还会记得那么多

      也许我们总想抓住点什么
      却屡屡无法得手
      而一贯在改变中死去的目光
      却一次次抓住你的神经
      如同命运被终于闪过的目光
      刺穿

      这么多年 心情的更换
      听到的步履以及被空气所
      保持的目光 最初的声音
      满世界的零乱 许多被占据的位置
      谁还会阅读得更多

      我仍然能够在最初的声音里
      听到被脚步撞碎的希望

      我无法把更多的联系在一起
      女人、口红、乳罩和孩子
      烟、酒、毒品和死亡
      尽管后面还有更多的
      无法想象的故事

      想想自己被白痴欺骗的过程
      想想在生锈的铁皮里废掉的精气

      假如我成为另一种人
      被战争打垮的生命
      被妓女、恶棍供养的尸体
      被劳累钉在希望中的标本
      亲爱的 胜利也只不过是
      散发在时间上的一股热气
      谁还在呼这种存在

      有人离去 有人到来
      在那边 另一个星球或宙系
      铺满铁路的喉咙
      使天堂的儿童也会遭遇
      地狱的家园

      我们面对的女人
      已经老去 面对的店铺亦已换主
      开车人已不再是昨日的老张
      听戏的人依然是白发苍苍的老王

      我不希望在时间的水分里
      遭遇死亡
      谁还会认可这个合法的年代

      候鸟到它该到的地方去了
      被否掉的想法那只是梦的一夜
      我为什么要认可自己
      我为什么又要认可别人

      所有的岁月被所有的味道充肆
      停留在生命力中的仅仅是一口气

      我已经经历了眼下的生活
      情感再一次被时间折磨

      河上漂浮着女人和孩子的尸体
      黑色穿过不存在的居所
      安静处停留在构不成事实的花园
      而命运的时空用不确切的肢势
      再一次证明一切的虚幻

      谁还会倾听我们的歌唱
      一场雨纷纷落下
      谁还会去理解这雨的涵义


                ◇活着◇

      活着有它活着的规则
      活着有它活着的方式

      活着 小偷去偷别人的东西
      活着 妓女去勾引有钱的男人
      活着 警察去抓小偷 然后
      他们成为朋友

      活着 男人去嫖妓女 然后
      他们成为夫妻

      生活被活着的欲望充填
      而活着又被生活的滋味诱惑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