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形札记】                              

·陈宗华·


               ◇谒杜甫墓◇

      我来自蜀,一个末才的诗歌爱好者
      走过寂寞的晴空
      与你默对一隅朝阳的生机
      多少孩子能读懂你一世的艰苦
      一朵朵小花红在野草的坟头
      似想对我说点什么
      作为蜀人,我听到你喝酒的样子
      与在成都时没啥两样
      秋风吹破你的睡梦
      依然缺少营养
      只剩下铮铮诗骨
      闪着幽蓝的磷火
      从耒阳回到偃师县
      一千四百首诗都未能填饱一寸饥肠
      而成都的浣花溪畔
      草堂已是雕梁画栋
      游人如织了


              ◇十月的夜雨◇

      我并未因为叶子红了
      你就感动得泣血
      你依旧那样的玉碎
      落地有声
      垫起的夜漫过
      我的肢体
      有彻骨的冷

      我劝不住胡豆蜿豆
      他们的主义没有棱角
      始终在向沃土滚进
      你却在无意中
      向他们加满了油
      忽略了我的平面感受
      冬天定会立体绿起来


【象形札记】                              

·陈炜潘·


              ◇春天的消息◇

      他的一只手更深地
      陷进泥潭

      沉入杯底
      已经够得着
      能轻易触到摸着
      春天的融雪

      他的另一只手抓住
      你正在飞升的坠落
      感觉到更蓝的天空
      和更绿的水
      两座清秀的山峰特别亮丽
      飘浮在强劲的风中

      风吹自宇宙的中间
      一颗心孤零零跳动

      撕下一片皱巴的岁月
      有暗点的部位
      释放出厚厚的嘴唇
      游走在众多的手中
      始终是无根的芳草
      经历一个旱季
      第一阵春雨来临之前
      过早地绽放出一朵朵
      浅色的吻


              ◇多余的日子◇

      向着原野
      我释放体内
      多余的
      雨水中开始发黄
      烈日里早已枯干的日子

      头渐渐地白了
      脸慢慢地皱了

      我的日子在原野奔跑
      顶着一轮烈日
      我的衣服被原野遍布的荆棘
      扎破
      一根刺恶狠狠
      一晃就扎进了我的躯体

      我望着
      粘满血痕破烂的
      已快成灰的衣服
      心里时不时还会发抖

      我的日子在原野沉睡
      周围满是春天的雨水
      和夏天的闷雷
      我浑身湿透
      头脑呆呆的
      走向希望的脚印
      一深一浅
      流向宁静的时光
      时亮时暗

      我睁开眼睛
      眼光进入厚厚的日记
      不知不觉
      双眼早已满是泪水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