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花遗梦】                              

·莲生·


                ◇先生◇

  先生,继续着你摇晃的脑袋,
  毫无乐趣,一块遮遮掩掩的干瘪无光泽的衰老皮肤,
  你把一块虚伪的称谓当成自己的乐园,
  你把一块百合花种植地——我的耕耘,荒废得剩下一座孤坟。
  你的周围,到处存在着饱受饥饿的游荡的灵魂,
  像群众蠕动,一群蚂蚁一样的军队,虚晃,随众,摇动,
  他们疲惫的声音对着你高喊,把门都关上,都关上……

  先生,先生,一边笑脸迎人一边颤抖,
  高度评价自己的七彩服,一件空荡荡的袍子,
  低估了一位劳作女人的真实力量,
  看看,你头上灿烂的热闹的星群,
  忽然变得像一群没有得到祝福的孩子,
  呜咽不止,十只手指细数自己不能自由呼吸的时光,
  你为什么要急忙抛下一颗苹果,
  有多害怕,是有多么害怕,指节活动已如木偶,
  好似遇见一个悲伤的日子,以泪洗脸,深深的恐惧无从倾诉。

  先生,你曾遇见一个女人,
  独自徘徊,鲜红嘴唇,瘦削手指,手执一把光亮手术刀,
  她走破了昂贵的高跟鞋,一位没有家庭生活的女人,
  她闭口不谈,你梦中曾经多次呼唤过她的名字,
  先生,你猜测着,她必然有一种表情是你从未得知,
  她看着自己失踪,正好准备计划自己的结束,
  她的遗物,将献给你,并计划着夏天这事件就该完了,
  她仅有的财产,情人的眼泪,桃花般灿烂夺目,也献给你,
  先生,她曾经为你经营了满园的芬芳,
  先生,她曾经为了你放下天赋,假设拥有最美的平凡,
  先生,数数她的伤疤,阴沉沉的红,你曾经把它们看成是爱的救赎。


                ◇生日◇

  你和父亲对峙了多年,
  远方你种下的茶花早已开得荼蘼,
  又不是什么意外的故事,你的血来自他,
  世界仍然宣扬幸福,他依然叫你女儿,
  除此外,你的事件每七个一排走进了那个有水仙秘密盛开的垃圾处理场。
  唯有你的猫,瘦小又敏锐,现在由我亲自抚养。
  今天她几度黯然神伤怀念你那深深的像一朵花绚烂绽放的呼吸。
  而我,怀着虔诚的心,要带着她看夏花落下,
  想看看这个你出生的季节,怎样的一片烂漫或暗自神伤。

  今天我站在他面前响亮地喊了一声“父亲”,
  你的对手,你的父亲,带走我像带走他自己的一位漂亮女儿,
  他是拽住了自己,他还是在坚持要得到你奢侈的妥协。
  除了父亲,现在是什么还在你的最深处摇摇晃晃,
  那个许诺给你爱情的人么?
  你那幅未完成的画么?
  你曾经深爱的,说要守护着慢慢一起老去的我么?

  我的脸有混乱的皮肤,正像你坚韧的嘴唇一样慢慢发光,
  假如呼吸遇见困迫,应像处理一块新鲜的伤痕,
  是我还没有来得及处理好自己像你的猫一直经历着的饥饿感,
  夏天就要结束了,你出生的季节就要结束了,
  仍记得17岁生日那年你说心愿是要成为一个纯粹的婴儿,
  要激动得像一块火红的金属,能自由翻滚,唾弃虚弱的信仰。

  现在你的房间想要什么音乐,
  我现在刚好坐在你的椅子上,
  今天是你的生日,
  今天是你的生日,
  有人重复了又重复,小偷一样在我耳边爬进又爬出,
  我衣裳的颜色你还记不记得,
  原谅我,原谅我,今天让蛹一样的声音疯狂撕破,
  显然今天我又开始不确定你是死去了,还是住进了疯人院。
  今天我像一位不屈不挠的敌人,为自己披上长椅,
  今天我安静地坐在树下数着手上的纹路,没有去寻找你,
  不是因为距离颠簸,是因为我已知道要走那条路就能发现你。
  我梳理好了头发,还有你最爱的银耳环,
  想起了你的死,好像他送给我的一把至今不舍得使用的梳子,
  你还要不要问我的归宿,我打开窗看见了天上群星恍惚不已。


【淡花遗梦】                              

·龙羽生·


              ◇空白与期待◇

      长长的纸条呈现一片空白
      凡是多余的空间,都形成某种期待
      如果不是耽溺于幻想
      执笔的姿态就会投影到纸上

      就像山里的一块石头
      在大山的某个旮旯,懵懂了亿年
      被郑重捡拾,置身书房
      甚或形成案头,一尊雕像

      偶然的因素叠加
      形成这世界:小概率事件
      没有任何目标的目标,最终构成
      某种:人文情趣

      这就是一张白纸条,在写出一行行文字之后
      空白被遮蔽。一些值得辨识的书写
      被凸显出来。诗歌也许不必阅读
      但却固化为永久的期待……


             ◇传诵诗歌的秘密◇

      熟悉的人有熟悉的好处
      陌生人却没有熟人的坏处
      这就构成悖论

      我们可以和熟悉的人聊天,寒暄
      谈论天气,甚至触及
      微妙的隐私
      所有的怨愤与快意,一泄而空

      熟悉的人,可能熟悉你的一切
      但只有陌生人能够见证
      你的吝啬,你的慷慨

      你最大的义举,就是不和陌生人
      谈情说爱。但这并不构成原则
      往往是惊鸿一瞥,让你在兹念兹
      一见钟情的人,他们都是陌生人

      心理学家说,爱上一个人
      只需要三秒时间;这么说,所有的相爱
      他们都是也只能是——陌生人

      诗歌得以传诵的秘密:就在于此


            ◇诗人该站在哪里写作◇
            ——读千山雪同题诗有感

      一天,树叶对风说
      感谢你
      风没有停留;风一个劲吹
      树叶不能明确
      风的大嗓门,是否回应
      树叶的感谢

      风行经过的地方,粗手大脚
      仿佛要扫清大地
      天被刮得空荡,湛蓝
      宇内的山水,条分缕析
      风有粗疏的,摧毁一切的爱好

      于是,草木凋零
      树叶由稀疏,变得掐指可数
      瑟瑟的问候,变为怯怯的哀求
      树叶唱着自己的挽歌
      一一从枝头辞别
      树叶埋葬在风的口袋里

      无论是坐着,在夜晚
      无论是站立,在白昼
      树叶在风中辗转着,树叶看见
      另一枚树叶,在疾风中消失
      树叶看见自己
      在风中飘零
      树叶的眼睛模糊了
      树叶看不清自己,站在哪里

      但有永不凋零的树叶
      像眼睛,大大的睁开
      那该是画家笔下的树叶
      永远倔犟地挂在,风的窗口
      但有永不沉默的树叶
      像嘴巴,微微的张开
      那该是诗人笔下的树叶
      永远倔犟地歌唱,在浩荡的风口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