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诠言谶语】                              

·新泽飞翔·


             ◇内心里是什么样子◇

      套房还是单间
      我无法进入的地方
      总像是
      每天都有人在进进出出

      我是谁
      为什么碰掉的东西
      要由我来拾起
      弄脏的东西
      要由我来擦洗
      而打碎的东西
      都落在我的胃里

      当初怎么放进去的
      放在了什么地方
      是在箱子
      还是一个抽屉与橱里
      为什么被翻出的东西
      都落在我的外面

      谁来过
      或者还在这里
      是躺着倚着
      还是正坐在什么上面
      凭频率还是由于触碰
      小瓦数的灯泡
      从什么地方闪了一下

      他是谁怎么来的
      又怎么离开
      门在哪
      我的眼睛
      怎么离开我的


                ◇我们◇

      突袭我们必须面对,放弃了什么
      火车在加速脱离。什么留在了轮下
      一个人的沉默不语
      是不是因为 另一个人交出眼泪
      正哭着往回跑。

      绑匪从未露面
      所有的纸条
      都在说出一个事实:“我们同为人质”

      金属制品看起来
      象是扭曲了我们的身体
      一架黑色的挖掘机
      贴着轨道开了出来
      所有的人并不觉得
      自己象是在坑中


【诠言谶语】                              

·张伟·


                ◇雨季◇

      下雨是针头不能刺进地心的失败缝补
      世界像黑烟包围的瞎火车
      闪过有水但没有鱼的
      七号湿地,他从海而来
      眼前的路通向灵魂,因为灵魂也没有尽头

      没有怜悯,乌云挂毯在宇宙空房间
      炫耀,雕像不懂语言
      那刻刀雕凿的碎片代表抒情
      在土里,在脚下结核为黑瘤

      更接近地火。比星星更大的窟窿在
      人眼中。一不小心,岁月掉进去了。


              ◇雨季(二)◇

      雨季越发不安 如烧尽的篝火中垂死的火星
      河床干涸 露出石头光亮的背鳍
      我坐圆木上 像醉心于繁殖和寄生的菌种
      手握得越紧的 他赐予的
      淤血越是疼痛和发黑
      我的手背说 请将此激情分享 手心
      乃是近三月雨季的唯一慰安
      将此话贴在衣服 最靠近心脏处
      进而传达给 胃炎 痉挛 内分泌失调
      河床在延伸 像医院里输送病患的廊子
      输送着沿途的风景
      古夜郎城 夜在此通过 呻吟在此通过
      祈祷挡在外面 和一个截肢的城墙同在
      他被当成病患或畸形
      也因此享受麻醉和针尖的温柔
      夜的噩梦在繁衍 月亮是心脏 悬在树上
      我走进噩梦的荒漠
      这是一个练兵场 骨骼松脆
      而理想是冬天里的雇佣兵
      怀着捡回灵魂的预期捡着弹壳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