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入岁月】                              

·邹崧蔚·


                ◇无题◇

      一个穿裙子的男人
      站在大炮和原子弹包围的房间里
      用宋朝描眉
      用唐朝抹唇


                ◇无题◇

      我失语了麻木了
      是谁勾引出我体内的毒液
      火在我的骨头上爬行缠绕
      劈头盖脸的大雨无休止的欲望


                ◇无题◇

      所有的房屋都向后移动几米
      我在乱象中寻找变异的住所
      金黄的豆秧铺满地
      新旧手扶拖拉机开走一辆
      庞大的帐子里什么也看不清
      只听到孔雀开屏的欢鸣


                ◇无题◇

      前面的汽车尖啸着飞过
      后面人声噪杂
      搬运着铁器木器
      左边有人下楼
      一直到骨殖一下
      右边有人一直上楼
      直到窗棂缝子
      投下他和月光的对话


                ◇无题◇

      我是国家里的村里的家里的
      我生活在自然里
      我是一个媒体
      在风雨中无声地宣传
      细菌痛苦欢乐生老病死刀枪弹壳
      都在我的躯体上流离失所


【介入岁月】                              

·刘亚全·


              ◇畏怯的指示◇

      在黑暗里,时间和老鼠一样
      磕掉了我的鞋子

      我听着外面,同时为了生存
      而蜗居城市的人们
      好像在无比快乐的绳索上
      放射自由与野性,粗暴与憨实

      在黑暗里,我听着那些人们
      粗陋的语言发自坦实心底

      那些是就业的说明,是安置的太阳
      也是带着泥土问脚印
      一个身在老家,一个和日出有关
      如平静的湖,试验时间的褶皱

      不是星星,叶草的香味
      无言,黑暗里,电灯找亮点的死哦
      是惨淡,压弯了目光的锐气
      骑上三轮时,日子缓慢爬上车轮
      从灯光中散入风,攒起
      沉入湖光,搂着父母的户口


              ◇负载的思辨◇

      接受树与树之间的鄙视
      清晨的眼光,转过太阳拐角下来
      一道浓郁的影子,盖着一个名字
      不是留鸟更深地劝解,在路边开花的
      叹息,置身于春来秋去

      树叶带的生机,揉按阳光和朝气
      我们熟识,每个吆喝的肉体
      褶皱的皮层卧下几多灰尘
      名字在里面,如籽种等待花落时
      记得雪后还有一个家,是最温暖的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