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弈断章】                              

·莫扎克·


              ◇大学化妆舞会◇

我犯了一个错误。

我戴起彩虹礼帽,混入兽性的群体,这是件突发事件,我深陷其中,头上插着稻草
。我们一群野兽在舞厅里旋转。灯光下一支胳膊长满羽毛;黑暗里一只熊掌伸出袖
子;鸡冠长在象鼻子上;裙子下踢出驼鸟的腿;以及插着长矛的龟壳、豪猪的背心
和獾皮内衣。

一阵风里上帝随闪电出现,将舞场气氛击碎。我们从生命里走出进入另一个生命,
水和空气消失又重新出现。

跳舞的队伍在坐标系里撞成无形的残骸,我的绕过曲线进入另一条曲线,在这个无
数曲线交织的平面上,没有通向过去或者未来的出口。我们无须想象,这个无限的
舞场如何到达极点,或者向两极度崩盘。

此事在舞曲中不断进化酝酿,无数个分子被舞步踩入地下,幽灵从洞里钻出来,熊
在山上苏醒,蛇慢慢拉直,当美人鱼在音阶上化成泡沫时,火山熄灭,水断流,叶
子洒向天空,一群牦牛走进舞场。

太阳因此倒挂,我们与野兽互相穿过。


               ◇雨后郊游◇

我们的郊游在动物和植物间进行,我们以意念攀援在狼蹄上,从牛角跳向另一只牛
角。蒿草刷着天空,河水从马尾上冲下来。甘露在喇叭里传递,甜味爆成桃红色的
粉末,在空中扩散。音乐在进行中改变自己的架构,它现在由干枯的草丝,中空的
狍骨,以及尖锐的鹰啄组成。

空间溶解,葫芦摇晃成拨浪鼓,我们感觉到心跳。群树向左边扭曲,抱起山的皮肤
,气候在不断缓解但变得极其干燥和寒冷,它的内核从土的本质里弹出,其消遣的
方式是在藤条上荡秋千。我们替它们准备好来年的种子,野生的鲜花已经让位于未
来的新花园。但是这个未来的春天只是个想象而已,我们此刻还在郊游的路上。

这条石路滋扰着山坡的形状,日子在其尽端终结,岩石的牙齿大大张开,周围的森
林剑拔弩张,蓝色的闪光将一秒钟拉得很长,天篷倒下,落在在我们的背上。

我们继续行走,携带月亮的子女回家。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