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结局】                              

·程志强·


         ◇阳光,还欠你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1.他把一截闪电锻打成戒指

      曙光在前,鬼火在后
      他被阴影架空了
      盲点,湿漉漉的,爱情刚刚来过
      想象之外的毛线团
      绑架了想象之中的草民

      月季开在月刊里
      时间消耗着虚无的空气和粮食
      陌生的脸,四分五裂
      换言之,熟悉可以遮百丑

      他把一截闪电
      锻打成戒指,戴在秋风的无名指上
      然后点燃一支烟
      吞吐假象。一颗星星
      提前入睡了

      倔强的阴影独自活到天亮
      拍拍身上的夜色
      沙漠完整地保存了下来


      2.阳光,还欠你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据说,阳光也是有血有肉的
      肌肤上的光斑,呈现出饥饿的形状
      事先声明:光束的铁锹
      一直握在你的手中。泥土的颗粒
      是浑浊的眼。甲板上躺着
      一堆时间的俘虏,无法想象的真
      不能用力,哪怕再微小的力量
      也足以让云朵浸出血
      我并不否认,云朵是白骨的肉体
      那么,你为什么不放弃玫瑰
      就像那次,一句话不和
      你就摔门而出。仅留下了一艘
      用骨头制作的小船
      在白得刺眼的寂寞中飘荡
      落花成冢,你不能走
      阳光,还欠你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3.滞留者

      钥匙赤裸。他的心跳声带有静电
      街道上弥漫着烤焦的味道
      是受到刺激的落叶,在助推
      黑暗里的盲目:“钥匙掉在了背影里。”

      经脉不通,月光堆积如山
      灯火的面容恍若隔世
      留,应该可以算作是走的终极意义
      一截灵魂,失去了支撑

      他闭目凝神,仿佛被心跳要挟
      年迈的身体轻飘飘的
      嘘——别说话!别试图阻止一只蚊子
      没有它,也许自己就不存在了

      他的眼里,到处都是炎症
      跟着秋风沦陷。发动机沉闷的呻吟
      盖过了想象的一夜风流
      清凉,与他无关

      云朵在加重。他似乎也受到了委屈
      呼啸而过的车辆,从不感到疲惫
      如果他是异乡的一种必然
      她就是偶然,纯粹得难以置信

      他嗫嚅着:“必须找到孤独的钥匙,
      下辈子,不能再缺席了。”
      树木趁着天黑,脱光了衣服
      想要证明无辜的一切

      蹲在肌肤上的斑点,身份不明
      许多疾病都找不准结果
      在路边,他遇见一块石头
      问:“哥哥,是你吗?好久不见。”


      4.机遇像落叶

      被谁蛊惑了,机遇像落叶
      满地都是。羽毛点燃了没有喧嚣的地方
      云朵躺在光明的怀里

      但愿我没有做梦,火焰
      终于等到了一片海
      模糊的记忆,被一阵风斩首示众

      看啊!无缘无故的水
      是浪漫的,这是我的初衷吗
      我的痛苦,我的激情,我的虎头蛇尾

      今年秋天,我们销魂地拥抱
      花朵的笑容绑架了恩爱的小舟
      对伤口而言,遥望也是劝慰

      只是我,已不再麻痹
      一个浑浊的人有众多的影子追随
      不也很好吗?窗子紧闭着空洞


      5.传话

      给我一天的时间,我可以在一只鸟
      和另一只鸟之间的冷漠地带,
      打造一架能漂洋过海的钢琴吗?
      病毒聚拢,像顽固的修辞,
      一辆洒水车横穿其中。
      什么也看不见,并不意味着
      什么都没有发生。小广告
      是城市的皮癣,一夜之间,
      让大街小巷炸开了锅。
      不是发痒的悼词,不会忘记:
      谎言长着一双烤得焦黄的脚丫。
      在内心发慌的时候,
      会情不自禁地践踏沉寂,
      各种罪证,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
      像小三们的眼睛。
      ——琴音生锈了,你用落日
      再次堵住了我的嘴。


             ◇阳光裸露着肚皮◇

      1.热情尚在慵懒之中

      暗流涌动。此次谈及的是痒
      肌肤追逐着叶子,我把渊薮折磨得底朝天
      灌木丛被街道劈开了
      下午的阳光把脉,测试水温
      热情尚在慵懒之中

      试着做一个地地道道的批判者
      与废弃的事物不离不弃
      时代的徽章,长出死鱼眼
      言辞偏执,思想陈旧——寂寞的白云锈迹斑斑
      存活的枫叶树,正处于走红的前夜

      蝉鸣再次被世人误解了
      亢奋的楼房,终于在全球金融危机中静默下来
      蹲在醒目的角落,暗自神伤
      如此简易的道理和秩序,妇孺皆知
      有泡沫在作祟,有一双功利的手
      没有得手……

      阳光裸露着肚皮
      欲望的河水被更加疯狂的水草拦截了
      粉尘倒行逆施。喧嚣着
      让甜蜜的情人和情事戛然而止
      筋脉呢?为什么找不到河水的筋脉
      孤寂的人,垂首走过风雨

      你在病灶的虚无中,种植了大面积的罂粟
      手指挫败,无缘由地生发出苔藓
      城郊的山脉患了肩周炎,疼痛漫长
      一条山路,从山脉中剥离
      老年斑从心壁上掉落——在温水煮青蛙的妥协中
      我只能继续虚构侥幸的人生

      井盖从天而降
      月亮在井底挣扎着,渐渐失去了月光的呼吸
      我不敢伸手触摸
      对于已经摸到的真真假假
      必须祭奠——春蚕到死丝方尽——那么蝉鸣呢

      窗外的空气压缩机
      在压缩什么?突然,我有些幸灾乐祸
      从迷茫到彻悟,再到迷茫
      最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毁于一旦

      而十指,或者更大的躯体
      始终弯曲着。好似在贪恋被灯光遗忘的暗影
      不逃了,不笑了,不哭了
      墙壁羞涩地躺下来,躺在广场的中间
      一点点地祥和,喜庆

      搏斗并非精明之举
      如黑夜里蹿出一只白猫,白天里蹿出一只黑猫
      你的发丝松散着过去
      我在你的隔壁,偷听内心的龌龊
      那渐渐远去的雾霾
      把蓝天洗净了,口供自行消失

      河流很宽——宽得没有忧虑和哀愁
      我看见肌肤下的青筋摇曳
      大人驮着小人,岩石驮着沙子
      彼此的眼神聚焦于你我之间的一片空地上

      我们在那里簇拥冷漠的铁器
      吹一口热气,地平线就融化了
      ……传统的禁忌难辞其咎
      此次谈及的是痒,抒情的姿势是一棵树
      陶罐就埋在树根的旁边
      我们请来郎中,希望能治愈眼下这春秋不分的暧昧
      我们就无怨无悔


      2.歌声

      在歌声与水声的交界处,石头还是石头
      河流还是河流,我对前方的奇迹总是充耳不闻

      拄着闪电的人,在十字路口曾经犹豫过
      一把旧雨伞,轻易就遮住了整个天空

      小雨敲响了我的瘦骨,接着又围攻我的废墟
      春天来临之前,我仅是一只空虚的酒杯

      大象踩着透明的云朵,粗糙的手指掖紧了风声
      黄昏的四足如桨,我把歌声乔装成一条鱼


      3.云朵

      云朵已经存在很久了,楼房刚刚封顶
      中午,云朵醒来,没有洗漱,悄悄地路过时
      我以为楼房失火了——白色的烟雾
      让整个世界都模糊不清

      楼房的火把,戴着宽绰的头巾
      汽车的喧嚣声在擦拭着时代的玻璃幕墙
      我开始虚无缥缈地走动
      云朵走得更快,马上要占据我未来的视野
      这时,我记起我并非一个人

      蝉在鸣叫,路边的小野花
      像遗落人间的烙铁,红着脸,红着心
      掉光了果实的树,因为偶然
      被搬运到中年的画册里
      云朵回眸一笑,雨滴就化作了星辰


      4.黑色是最亮丽的颜色

      无数张牌垒出围墙——黑色是最亮丽的颜色
      两个人的冒险,被一场雨蛊惑,或者说是挟持
      碎裂时发出的声响,笼罩了溃败的黄昏
      不!它还在吐丝,一座城池正在浮出水面
      黏稠的车辆代替人流,慢吞吞地散步
      冒着水泡的音乐,浓重如漆,伤痕累累
      杂质疾走。沉甸甸的节拍,嘴角微微上扬
      树木与树木的搀扶,终于克服了教条
      有更加茂密的黑色凌驾于疯狂的想象之上
      “冒险的事业,往往具有滑稽的身份。”
      语言的实验室紧紧地咬住尾骨,死不松口
      秋风剥夺了我的羽毛,雨水在背后推我
      你非要与我对质:黑色的伤疤是不是喜悦


      5.站在谎言中

      他站在谎言中,像银白的犁铧
      心跳的薄膜,被黑夜溶解了

      火焰扇动着翅膀,灯火抱紧蝉鸣
      河流单刀直入,断掉的,还有归途

      在落魄的人行横道上,在质疑中
      秋风挟持着他的眼神和耳朵

      风声挺直了脊背,像一道伤口
      车辆在身后吼起来,像一头狮子

      中年的晚餐出现了尖刻的裂纹
      他咬紧牙关,不让灰尘粘在方言上


      6.虫子

      选择一只虫子,做我的替身
      窗外的虫子,就纷纷跑进我的身体
      做我的灯,把眼睛刺瞎,把暗示照亮
      草叶上也有一只虫子
      沿着叶脉,欢快地鸣叫,却不理我
      仿佛看穿了我编制的阴谋
      在最后一刻,虫子们夺眶而出
      我清点着,突然,年迈得
      像个拾荒老人。脸颊上残存的事物
      在新常态下,走走停停
      据说是儿时的自由,复辟了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