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诗界】                              

·梅蒲柳·


               ◇定风波◇

      执一而生万象,幻作
      最简单的符号逗留
      是为风,或仅为波动中的纹路

      有泪水划过的
      律动,在落花春苑的故园
      醒来。抬头或低眉

      卷定的事物,都在你的界限内
      跌落心弦。萌发的紫气
      若捏薄了的绣衾

      星寒的冷夜,衍生出令箭
      马失前蹄,我在你的门扣兽影里
      死去,何止千遍……


               ◇十样花◇

      陌上已春浓,可为数点
      寒梅逗留
      放逐枝头的,是百花的妒嫮

      为桃,杏或者红药引朝露
      东君偏恋上
      蜂蝶翩跹的点点朱唇

      江河低伏,有无数不死的幽灵
      寄居在群芳艳冠处
      穿过我的刺刀
      穿过黑土地生命律动的音符

      平凡的世界,在诡秘的终端幻化
      依骨朵而辨识,执守
      当雷霆把骜狠的石头炸开

      我们更像雨季里摇曳的信子:
      "虚妄得,仿佛从未来过"


【原创诗界】                              

·半渡·


            ◇在午夜的医院内部行走◇

      晚风穿梭于白色空间的固体内部
      吹拂那个迂回于病房回廊
      倒夜香的人
      曾经早晨的谣言,沸腾的恐慌
      都已经回落
      洒于瓷砖上的血滴、流弹式的悲伤
      又及女人各种味道的眼泪
      都已被清洗
      经历专业的收纳
      被夹杂着轮胎气味的风充满的空间
      安宁姣好

      住院楼中的过道
      ——午夜中最繁荣的街市
      那些生病的花朵
      雌雄相间
      在夜里慢慢苏醒
      闪耀着绝不放弃的
      昙花一现的萤虫的柔光
      出没于楼道中的天使
      身影溶解于白色的楼体
      手持澄清溶液
      指挥白炽的光芒喊魂
      叫醒贫病中放手沉睡的意志
      叫醒日渐凋敝的春天
      叫醒在义务路上落驿的
      陪护人

      迎接晨光的那一味药夜色已深
      被拂拭的一切光洁无痕
      天空已深的部分
      让呻吟的盲流和脆弱的妇女安详
      天空渐白的部分
      睡眠进入纵深
      花朵从唇边首先绽放
      笑颜有如朝露
      醒来即是黎明
      天使如此美好
      我尚未老去


             ◇与生俱来的黑石◇

      一个载体在高速上奔驰
      光芒刺穿黑夜
      黑夜吞没光芒
      一具鲸鱼的腹部
      充满浓郁的母爱和金黄的卵子
      我被黑夜鲸吞
      沿着与离家的逆向
      狭窄地返回探望孕育我的黑石
      我挤出的光芒
      重叠源头呼唤的磁线

      对我呼唤的黑石
      我的出生之所
      磁极清晰 灯塔常明
      它曾将我怀抱其中
      酝酿幸福又忍受不幸
      将我吞没又吐出
      从混沌到清晰
      直至与之平行
      我将与它平行而视
      但这并非星辰与星辰的平行
      我们关系微妙,过从甚密
      在平行与非平行之间
      弥漫着黑色的
      否定之否定

      黑色超越光速
      我们及我们的黑石们
      在更大的黑石内部
      被分娩
      逃离
      注定成为他人的黑石
      又放弃意识及逃离的无谓
      重新归于另一个
      与我及我的黑石无关的
      缺乏母爱,巨大且空旷的
      共同的黑石——我与我的黑石的共同宿命
      它与黑夜一般肤色
      但没有生命得知它的触感
      更大的黑石是它的宿命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