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构沧桑】                              

·兰淑贝·


               ◇归字谣◇

      这是一个无法确定的角色
      如花的菲雅,浮屠劫
      不可解密的留给后来者,逝水或蛙鸣
      飘移,过程灏漫

      线条和美点肆虐,交错
      自耳鼓幻变的蝌蚪文或音符
      魅影零乱,羁泊
      它们源自白昼我无法接洽的部分

      腾空,跳离虚拟的键盘
      在数千米高空迸裂
      你此时能想到的是:“磁悬浮,
      烟火,或尘埃……”

      没有更多的借口和退路
      趁于陌生化
      夜空斑驳,光在光之外演变
      一只盾面黑蜘蛛,背负
      青铜,矛和长足


              ◇时间的贝壳◇

      被逼回一只贝壳,礁岩
      时间在我的身上长满厚苔
      伸出绒掌,触须

      星月哀伤,涅没在
      火山烣的浪涛。死寂,黯淡……
      花朵化为巫镜里的妖

      潮水没过脚踝,一艘巨轮随飓风逼近
      倾覆。动态机器人在跳舞
      人群于逃亡中狂呼,退居二楼
      我多维度的立体平面

      临摹出海,陆,空的标距
      洪水从我的心脏漫过
      恶梦初醒,一朵花的泓影,蹄音
      以并列的轨迹,面朝大海


【同构沧桑】                              

·陈炜潘·


             ◇一张脸雪白如纸◇

      月光中随处的哀怨
      鬼魂般缠住
      林间落叶随时的声响
      越大更高越粗
      萌发新的童话
      原野一样展开
      结局触着了
      大海伸进内陆的舌头
      发出啧啧的赞叹
      香甜却更冰硬
      目光昏暗
      一张脸雪白如纸

      渐渐地砂石
      终究无法承受
      毫无生气的海滩
      或者是海浪掀翻了
      沉睡中的小船
      或者是草木长出芽叶
      一见风瞬间枯萎
      或者是梦醒时分
      情人恢复争吵
      大地忍不住将黎明的秘密
      透露给夜行者
      心灵昏沉
      一张脸雪白如纸

      黑夜的眼睛
      撤散一地
      遇上雨水慢慢睁开
      白天的双手
      粗糙停留半空
      捕捉着
      千奇百怪的种种飞翔
      鸟成了春天的摆设
      渐渐地
      风砂退后
      海浪退后
      过时的生命意外空旷出
      一大块绿色的平静
      一张脸雪白如纸


                ◇坠落◇

      手狂舞与脚猛蹬之间
      灵魂白茫茫灰蒙蒙
      不停的坠落
      潺潺流入
      开阔鲜艳的肉体

      温度升高
      成就了
      个性化的蒸发
      以及块状的升华
      手脚云雾般向着
      回忆与幻想的两端扩散

      不怎么快速
      但温暖、舒服
      好像阳光细雨中
      一棵树的缓慢生长

      我露出笑脸
      树叶忍不住变绿
      太绿了也总触摸不到
      坠落的边沿
      只能向着叶柄枝条
      所谓更加广阔的天地
      浮起一朵朵黄白

      我紧皱眉头
      树干忍不住长粗
      雨水忍不住滴落
      范围拓展到
      广场周围
      市政上下
      即使下半夜
      还是不断传来
      争斗与摩擦的声响

      地平线上的眼睛
      无须绿叶衬托
      风吹着摇晃着瞳孔光洁明亮
      不断深邃的冰冷里面
      一个黑色的大海已经生成

      它还要三叩九拜
      它依然三从四德五纲六常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