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入岁月】                              

·陈宗华·


           ◇每天,我们都在摄像头下◇

      每天,我们都在摄像头下
      被三百六十度旋转八小时
      我们开始拘谨起来
      指标照样可以偶尔不听话
      我们作为螺钉却一丝也不能松懈
      要不,看板上的规章
      就贴不紧墙壁了
      摄像头每天都对准我们
      中规中举的脸
      打上制度的工牌
      把我们微缩成一个个号码
      与姓名配套,并渐渐地
      将姓名代替
      当他们习惯了喊我们是数字时
      陈姐就受不了了
      她是我们这组数字中
      唯一的女姓
      可以向摄像头吐吐舌头
      做一个鬼脸,再大胆地扭几下腰
      逗得我们开心的笑了
      捡起几乎忘掉的姓氏下班
      除了监控室里一致认为陈姐是疯子外
      我们都晓得陈姐不是疯子
      她只是用犯规的方式提醒我们
      谁在八小时后再用工号呼喊我们
      才是真正的疯子


                ◇离婚◇

      他终于在一纸协议上
      失去了画熊猫的资格
      怪不得你
      仅管你是最合适的画纸

      你在一汪秋水中
      洗涤墨痕
      你在溪底的砾石上
      感受到坚利

      于是,你神圣的峡谷
      不再包容邪恶的武士
      你像一个圣女
      冷火浇铸雪莲的绝壁


【介入岁月】                              

·刘亚全·


               ◇记忆深处◇

      停歇的时间,只把明天放在秋色
      还有一条河很长很长
      流过了闭上眼的日日夜夜
      伴着叶子依依不舍

      怎样推开门看看院落
      徘徊的时候和人们打着招呼
      不愿清楚季节深度
      因为唤着乳名的人老了

      身边的陌生有再多春天
      花开不了娇艳
      回想孩时的阳光
      照见得仅仅在屋前屋后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