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韵短歌】                              

·浅瓶·


              ◇永恒的顽强◇

      这颗子弹将我们的身体挡住
      那一年。我们坐在证据的骨骼上


             ◇血液的高尚流动◇

      我们人群混入眼泪,退潮的我们沉默着
      进入返老还童的庄严室内


              ◇座右铭之恋◇

      雨水夸张地淹没了未被记住的人们
      勇士啊,献身的少女
      春之初的大门,也崛起在天国之都


              ◇桦树的寂寞◇

      风再次封禁了月亮。树叶的声音缝合了
      人类背后的沉默


              ◇变色小夜曲◇

      这首小曲子在断断续续的声音中
      迸发出彩虹的补色
      但我无法解释昨天和明天的反差范畴


【无韵短歌】                              

·胡岭·


             ◇我就是一名间谍◇

      我怀疑,我就是一名间谍
      被易容术修整,灯光白得刺眼
      皮肤下植入秘密的影子
      我顺从一些与众不同的指示
      深入事物内部,打听走失的灵魂
      笔记本吞进隐讳的食物,骨头让我消化不良
      情报也在缄默的唇间染上瘟疫
      上线不曾出现,代号随时间的器皿一起打碎
      我在庞杂的人群里,与他人无异。


                ◇病人◇

      我是一名病人。失去肢体
      但我宁肯失去更多
      就如言语,嘴唇不是唯一的出口
      无路可走的时候,它应该
      会有更多的路径抵达
      在某个寂静的凌晨,或多雨的黄昏


               ◇沙尘暴◇

      这个季节,适合密谋起事
      以风为马的入侵者
      把匈奴人马蹄下的烟尘无限放大
      野草背负着招安的使命
      运送礼物的车队散失在时间深处
      只身前往的使者被枭首示众
      谋杀者已经起程,箭簇穿透长城
      在紫禁城的红漆大门上留下一封战书
      朝廷之上,群臣惊惶


               ◇立冬之后◇

      立冬后,天气陡然冷了
      少之又少的晴天
      被思想淬过,草黄得让人费解
      水瘦到仿佛让人摸到骨骼
      冬之骨骼,未必一定有梅花缀着
      当一切被霜雪腌过了,失水成为常态
      干到茎脉里,豁然听到水声
      这耳朵之外的声响,本不需耳朵听取
      亦不需要在耳畔驻留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