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弈断章】                              

·莫扎克·


              ◇自述的禅意◇

令人不安的环境解析出一尊非人性的雕塑,从底层显现。农夫面对着稻草,他们号
称这是燃烧的静止,即一种平和的势能。水底的鱼虾挤在鹅卵石下植物般生长,而
月亮则掉进市政大厅的夜空。思想者和游民都对宗教产生了烟一般的瘾,他们看到
奔放的力量,随着音乐的浓雾袅袅升起。围观者圈成巨大的不对称,白帆在马路的
对面时隐时现,球形的浓雾不断扩大,涨成广场的方形。其核心就是一颗心形,它
的脉动将故事从左向右平移,一切都在历史的背面搓碾,我们错误地选择站立姿势


这个地方很有意义,人们被稻草的分寸压制下来。浓雾传达的本义在消散时越发清
晰,现代的逻辑依然埋没在水中。水里的鱼虾继续保持成长的繁荣,而在市政大厅
里,思想者们及时排着长队,依次修整烟色的图案。这个城池里的每一滴血都在下
降,城外的农夫心事越发沉重,他们的意念前倾,好像盼着一位讲解世界的音乐演
说家,向他们布道,在同一个地点描绘不同的结局。


              ◇雨中的局外人◇

从现在开始,下雨了。我们因此是局外人。

今天的下午时分,两只模仿人类的橘色无人机,在春雨的山野里盘旋。水色的雾气
,将他们的歌声洒落到半空,徐徐消散,正如我们局外人,一穷二白。此时的看,
比听更好。

与此同时,在古老的国度,一对老夫妻打开了他们破旧的门。两位橘色的陌生人,
在门口出现。他们是模仿人类的圣者。这只是个传说。我们局外人也知道,传说里
还提起,这对贫穷的老夫妻几乎没什么东西可给两位陌生人,只有祝福。这就够了
。瞬间,亿万颗水滴洒开,有如巨大的喷泉,从古老的国度上升,光芒四射。我们
看见了彩虹,阳光,富饶,久远和春雨。

当两位橘色的圣者在传说里消失时,春雨还在濛濛地下着,空中的无人机鸟一般,
拍拍伟大的翅膀。我们局外人互问,我们更愿意自己在哪里?在这个现实的下午时
分,还是那个古老的国度?无论如何,我们都会这样站着,或者在雨中奔跑,朝着
局外最黑暗的大门。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