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花遗梦】                              

·龙羽生·


         ◇重阳日致一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朋友◇

      我知道你在某一个地方
      当我在楼梯的阴影下抽烟
      感应灯
      因为打火机的吧嗒声
      还是我打火的动静
      突然大放光明
      而黑暗很快灌满这一狭窄的空间

      一直在这狭小的地方抽烟
      一直站着或半蹲
      潜意识中临时借用的抽烟之地
      这一借用仿佛就是
      十年,二十年,日日,夜夜
      在不耐烦中妥协,在逃避中找到安慰

      而我知道你在某一个地方
      或许从未在意
      世上会有这黑暗中明灭的烟火
      你也抽烟
      惬意,大方,坐在客厅的茶几前
      翘起二郎腿

      当我如是想,并情不自禁期望
      你在某个地方
      无需躲在楼梯的阴影下
      为黑暗与狭窄追迫
      眼睛半睁半闭,狠吸一口香烟


           ◇可再想起红烛与园丁什么的◇

      在去菜市场街道边栅栏上方
      我与西风干了同样的勾当
      西风为洒雨,我为擤鼻涕
      拽了片变色红叶

      不再做书签,不再三尺讲台
      宣讲红叶题诗,金发诗人
      扔掉破铜烂铁,变卖完青春
      在草灰里扒拉出碎银

      剩下的二十年与新鲜蔬菜水果交易
      不说什么水嫩了,不说春蚕与寒蝉
      说什么好呢?说说让华发大叔
      玩玩黑发少年的游戏

      起吊机试图拉扯几吨重的夕阳
      有人去民政部门登记
      哦,乔迁与婚礼进行曲,此此时
      勤俭,攒钱,望穿秋水,此此时

      恋人晚餐的红烛与我所思的红烛
      根本就是两样东西
      而我大学毕业时,首选的职责
      就是怎样做好一名园丁

      如今,这园丁只负责看管
      西风瘦雨下唯一一竿细竹,并怀疑
      雨点般的虫眼
      是否入驻了蠹虫敢死队

      说到底,还不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一个阿Q式
      不怎么愤慨房价与工资的小人物
      我呸


【淡花遗梦】                              

·邹崧蔚·


                ◇影子◇

      那些具有梦幻肢体穿着纸衣
      摆在书架上垒叠在墙角
      形单影只地立在桌案上的影子
      同在一个太阳底下
      它们却被早晨中午的太阳扶顶照耀
      而我却被午后的太阳斜视
      它们可以裂出好多好多自己的影子
      山川的影子宇宙的影子星系的影子
      而我只能裂出小虾小溪落叶的影子
      正在开放的花朵的影子
      还是几千年前烙上的
      夕阳下形单影只地独自
      穿行在你们的影子之间
      你们是我心中交谈的峰岳


             ◇我们又接近了什么◇

      左手提包右手箱子
      飞船,飞机
      火车,汽车
      往来于目地空蒙的
      初与终之间
      我们又接近了什么
      骑自行车
      徒步行走
      红黄绿紫的风雨里
      沉思或者四顾
      我们又接近了什么


               ◇书籍间◇

      碑碑叠加 书籍之间 文字的根 再生长亦新出
      文字 根的生母 身杆枝藤 苍老里裹着新生
      红枣兜满新液 石榴一把新词 梢尖新芽 鸟鸣初语
      黑白 紫黄 红蓝 绿青



〖页首〗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