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弈断章】                              

·佳妮·


              ◇灵感的情场◇

今天我因晨色感到困惑,梦流露出语言的涩味,落下的眼泪不属于自己。我拿起手
机给一个朋友打电话,我们谈论性别的天堂,蜂鸟的始祖,星光之间的某个地方。
我们长聊,闭住眼睛,话音飘落,不死的安息,一朵紫罗兰收割了今天的初吻,唯
一的香味。是的,我还按照意愿幸福着,紫罗兰盛开,占据灵感,但不能拥有我的
身体。

我仍然没有学会游泳,但是我穿着从来就有的比基尼,躺在床上,花瓶充满果核味
。受伤的梦在哪里,我以蛙泳的姿态纠缠着上帝,其名分倍受尊敬,无形的水大声
地爱着这里,我是绿化的异性,重获新生。

对生活我充满敬意,是的,上帝您可以拥有我们身体的名分,但我们将按照自己的
意愿继续存活,我们在电话里谈到有关甜蜜的东西。生死的一半被星光覆盖,紫罗
兰充满契机,眼泪受阳光的启迪,雾气笼罩,完美只是纯粹的效果。之后的这里,
我不复存在,无形的姿态被眼泪淹没。


              ◇三维蒙太奇◇

海洋在纸的层面悬停,天气在文字里消失。外在的前门打开,内在的铜锁消失。这
里是坚定不移的家,却被反复无常的记忆收买,我不再想起任何图像,而消退的文
字,在我自身的田野下方成长。

蓠蓠芳草,千山万水,我尚未感受突变。

我因此与芳草执手相随,草尖低下头,穿过自身,触及种子。其余部分在整个春天
里疯狂成长,取代了我的独立。

我的花序因此破碎,长茎渗入年份,编织出我田野的叶子。我退入幻觉的细节,反
复闭上眼睛,既不悲伤也不恐惧。一个手势,取消一如既往的结局。



〖页首〗                          〖目录〗